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地尽头1

                              

王俊凯的手捏住阿易的腰,那腰极细,却又不似女性的杨柳依依,全是精壮的肌肉块。


“你的腰手感很好啊。”王俊凯咬他的耳垂,烟草气息全打在他脸上,却并不讨厌。


“凯哥。”阿易的手摸到腰后,掏出那把54式,直指王俊凯的腹部,“你怀疑我?”


王俊凯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眼睛,“是你怀疑我才对。”他圈着阿易腰的手猛的收紧,把人带进怀里。“ben哥的地盘,还想活着出去就收起来咯。”


阿易犹豫了一下,把东西放回原处。他看王俊凯的眼睛,笑眯眯的模样,全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景象。他皱起眉来。



三天前。



王俊凯从宝勒巷下了车,吩咐司机先回去。转而自己走进一个烟草商店。


“凯哥,好久不见。又帅咯。”一个发福的中年大叔从小电视前抬起头。


“死老头,就会打趣我咯。”王俊凯笑着点了根烟,“最近黄sir有没有来啊?”


“他最近泡上一个马子啦,没有闲功夫来管我咯。”中年大叔笑呵呵的问,“力哥最近身体不错咯?”


“阿力马子太多啊,怎么可能身体好。”王俊凯指了指柜台里一盒烟,“这个咯。”中年大叔拿出烟,凑近他说,“有人跟着你?你有没有发觉啊?”王俊凯勾起嘴角,他当然有看见,桌子上的小镜子里,映出一个穿破麻布衣服的人。


阿易回到家,他怎么也想不通王俊凯说的话。心烦意燥的躺在床上,闭上眼也没有睡意。隔壁又开始搞,弹簧床吱吱呀呀的,还有女人越来越大声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他翻了个身,把头埋在枕头里。正要入睡时,突然想到,那天他跟踪王俊凯,一定被发现了。


阿易使劲跺了下床,骂了句脏话。他好不容易来的睡意,瞬间没有了。隔壁还在第三次大战,弹簧床发出痛苦的声音,感觉快要塌掉。他拿不锈钢杯子使劲砸墙,“扑街啦你们!”


隔壁听了骂,才收敛了些。


“死仔包!”阿易用被子蒙住头。


第二天阿易盯着浓重的黑眼圈去便利店做工。阿芬不怀好意的笑他,“昨晚干那事了吧?”阿芬25岁左右,为人放浪不羁,总是一副比别人知道多一点的模样。


“木有啦!”阿易瞪她,伸手捂住嘴打了个呵欠。“你下班吧,我来值。”他从冰柜里拿出肉包放进蒸笼,又拿出肉肠放进烤肠机。


“35块。”


“再拿根肠咯,一起算。”王俊凯倚在收银台。他今天穿着黑色衬衫,扣子解到第三颗,小麦色的胸肌露出一点。

“你干嘛来的?”阿易用夹子夹出烤肠递给他。


“来接你下班咯。”王俊凯咬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你又想干嘛?”


“我能干吗嘛!不过想请你吃个晚饭咯。”王俊凯把咬了一半的烤肠递到他嘴边,“吃不吃?”


“不吃。”


“你嫌弃我哦?”


“是你挡住其他顾客了。”


“可是我后面没有顾客啊?”王俊凯吃光了烤肠,摸了张纸巾抹嘴,然后转头对一个女生做了个wink,“靓女,东西你拿走咯,钱我来付。”


“........”



“现在没有人咯。”王俊凯无赖般的笑着看他,“你什么时候下班啊?”


“我是夜班。”


“骗鬼哦,你下午班。”王俊凯转头看墙上的员工牌,“看看,那里有写咯。”


“你钱多的没处花?”


“没有啊,只是我觉得花钱给你比搞投资要值咯。”王俊凯拉开可乐的匙扣,噗的一声。


“神经病。”阿易翻了个白眼。


“我钟意你咯,不是神经病。”王俊凯揪住他领子,把他往前带。


四目相对。


只听砰的一声,便利店的玻璃门被子弹打碎了。


街上人群疯跑,“杀人啦杀人啦!”


一时火光和尘土混合,场面一片混乱。


地名和人名有编的有引用的,剧情就是很老套的港剧套路,不存在抄袭电影或者其他,喜欢的就评论支持一下,不喜欢的也不要找事。如果有香港的宝宝看到文中有错误可以私信我提哦。这个文是会有车的,剧情需要不要找茬。







评论(13)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