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爱情加减 (上)

             

* 破镜重圆梗 
* 无可上升


00


这世间一切都可做加减,爱情亦可。


01

易烊千玺裹着毯子坐在沙发上,空调暖风吹的人晕晕沉沉。打开微信聊天框,王俊凯发来的最后一条信息,停留在5小时前。

「自己吃点吧,今天很忙。」——凯


自己吃点吧,泡面和啤酒就可以打发了咕噜叫的肚子。电视里净是些狗血偶像剧,女主彼时正泪眼汪汪的抓着自己男人袖子,可怜兮兮的模样像只饿了三天的小狗。她说,“爱情真的抵不过七年之痒吗?”



呵!这话此时听来倒是应景。易烊千玺微勾了唇角,苦涩的笑笑。他和王俊凯,今年,也是第七年了吧。



易烊千玺伸长了胳膊去拿桌子上的遥控器,12点的手机闹钟猛然响起。他吓了一跳,手碰倒了啤酒杯子,洒了一地。



12点了。



“千玺,以后我们两个谁也不能超过12点还不回家。”王俊凯笑嘻嘻的模样还鲜活的存在眼前。

他还记得他躺在那人怀里问,“为什么?”


王俊凯笑了,低头吻了他的眉心痣,沉着声说,“都是有夫之夫了。”


12点约在今晚首次被打破了。易烊千玺想着这是该庆祝吧,光脚把地上的酒液清理了,而后又从冰箱里重新拿出一罐。




澄黄的酒水倒灌进玻璃杯里,翻滚的白色泡沫即将溢出之际,“咔”,门开了。接着是王俊凯打开鞋柜的声音。



“还没睡?”王俊凯进了客厅,看见还在喝啤酒的易烊千玺,灌了冷风的脑子更疼了。



“12点10分了,王俊凯。”易烊千玺淡淡的说。



“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



易烊千玺有点儿恼的掀下自己身上的毯子,穿了拖鞋上楼睡觉,电视机还亮着,他也无暇顾及。




王俊凯看着青年离开的背影,抿了唇,真是莫名其妙,他想。



易烊千玺躺在床上玩手机,浴室里传来王俊凯淋浴的水流声。正出着神,那人叫他,“千玺,帮我拿个新洗发精啊!”



洗完澡的王俊凯系着浴巾,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水,卧室里泛黄的灯光照的他小麦色的肌肉格外诱人。



但对易烊千玺来说,却不是这么诱人。他习惯性的拿了吹风机帮王俊凯吹着头发,眼光却停留在他的脖颈处,那清浅的几乎看不出的吻痕。




“千玺,不是给你说过吗?别总吃方便面,对身体不好,我不在你点个外卖也是可以的。”王俊凯看不到身后那人的模样,自顾自的絮叨着。



“王俊凯,今天拍戏累吗?”


王俊凯听见今天易烊千玺第二次叫了他全名,心里有点儿不好受,却也压了,只是答,“还行吧。”



“今天有激情戏?”


易烊千玺此话一出,是彻底惹恼了王俊凯。他站起身回过头去看他,“你什么意思?我不是早几年就不接那种戏了吗?”


“是啊,你为什么不接啊?”易烊千玺被他吼的一愣,转而语气更冷了。



“为了你。易烊千玺,你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吃枪子儿了?”王俊凯温柔的桃花眼里此刻满是燃烧的怒意,语气不觉更重了些。



“我没病不用吃药,倒是你,王俊凯,是不是该吃点儿补脑丸了!”易烊千玺扯过桌子上的小镜子,放在对方面前,冷笑着开了口,“看看,是忘了自己是个有夫之夫了吧!”



王俊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微愣。只听见易烊千玺的脚步声和门被大力摔上的声音。



王俊凯不知自己是有多大的心才在易烊千玺生气后还能安稳入睡的。第二天睁眼时,太阳已经高挂。今天是周末,没行程,原本上星期和千玺商量着是要去看电影的。



此时偌大的房子里却只剩了王俊凯一人,易烊千玺和行李箱都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张便贴条,青年俊逸的字迹与当年无异。


「若是没爱了,就分开吧。」



这决绝的性子,是属于易烊千玺的,也是王俊凯最怕的。





02




易烊千玺是打了主意彻底消失在王俊凯的世界里了。


换了手机号,不上任何社交软件。任王俊凯本事再大,也找不到他。更何况,王俊凯的本事也上不了天。



“祖宗,我的祖宗哎!我求求你行行好,别把电视声音开这么大,明天我还得上班啊!”王源耷拉着苦瓜脸从卧室里出来,看见葛优瘫瘫在沙发上的易烊千玺,彻底抓狂。



这大半夜的放着自己家不回,跑了他这儿来称大爷是个什么事儿!




“因为遇见你,一切就注定……”



王源的手机响了,屏幕上自动加粗放大的“凯爷”二字彻底让他心如死灰。他今天晚上是别想睡个好觉了。


“千玺,你家那位又给我打电话了,接不接?今天晚上都打第20个了,再不接不太好吧?”王源小心询问着沙发上那位爷的意愿,生怕他再闹出点儿什么幺蛾子。



“第一,不是我家的那位了,第二,你愿接就接我不拦你,只要别卖了我就行。”易烊千玺吃着薯片,含含糊糊的答着。


真是呵呵了,王源苦笑着接了电话,心里暗暗抱怨,自从这俩人情窦初开的那一刻,他就没再过过安稳日子,每天不是被喂狗粮就是被喂玻璃碴子,一晃十几年过去,当年的少年组合早散了,他却还逃离不了当千瓦电灯泡的命运。



“喂,小,小凯……有事儿啊?”



电话挂断后,王源大抵也明白了这俩人之间的爱恨情仇。



踌躇了好一会儿,倒是易烊千玺先开了口,“你睡觉去吧,别挡我看电视。 ”


……


“这可真是……”王源一步三叹的回了卧室。易烊千玺盯着眼前的电视节目,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什么。



说没爱是假,说不合是真。这些年相安无事的过着,是个有心人都会腻烦吧。



当初被公司发现他俩的事儿时,刚好是十年之约那会儿。十年之约的演唱会完了,他们单飞,合约到此为止,谁愿干嘛都行。王俊凯继续留在了演艺圈,易烊千玺开了家舞社,算是圆了自己儿时的梦。王源是奇葩中的奇葩,干起了连锁火锅店,开的全国各大繁华街区满是大红色牌子的“天龙一锅”。倚仗着自己以前积累的名气,顾客群一抓一把,倒也做的风生水起。




易烊千玺在黑暗中轻叹了一口气,拉过被子就躺在沙发上睡了。梦里却都是那人的模样,虎牙尖尖,猫纹浅浅。




舞社周末是比较忙的,易烊千玺正教那些小孩子跳bangbangbang,音乐回荡在整个舞蹈教室,他额头上尽是汗水。




就是再严密的计划,也是会有漏洞的时候。就像现在,易烊千玺送走了那些孩子,正要关门,却有一只比他速度更快的手按住了门框。



“千玺。”王俊凯站在他面前,下巴上还冒着青色的胡渣。看样子像是一夜没睡。易烊千玺有点儿心软,但想到那天他脖子上的吻痕,火气又上来,加了力气关上门。



“你是想我被围观吗?”王俊凯的声音落在耳后。


算了,有事也要谈清楚不是吗?



“进来。”易烊千玺没正眼瞧他,只是把门锁开了。


“你写的那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易烊千玺自顾自的擦着汗,淡淡的说。



什么狗屁爱情,都会淡,都会烦,都会腻的?不是吗?



“易烊千玺,你要先放手了?”


王俊凯带着点儿质疑的语气是闹哪样?明明先走的是他吧!易烊千玺只觉得委屈和怒意都聚在心头,恨不得一拳回过去才解气。



“是,我腻了烦了累了。王俊凯,我们分手吧!”


易烊千玺听见自己的声音,平淡如常。大概七年的爱,早已过了保质期了。



王俊凯关门的声音撞进他的耳朵里,脑子嗡嗡的乱的要命。其实他要解释,易烊千玺会听。可……王俊凯现在连解释都懒得编了。




03

给王源留了张字条,易烊千玺就拖着行李回了父母家。


走在路上他还止不住想,现在特别像是小媳妇受了委屈回娘家。呸呸呸!什么小媳妇儿,自己脑子卡壳了才会这么想。


易母出门买菜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简直老泪纵横。拉着自家儿子的手就进了门,“千玺啊,终于想起我这个空巢老人了。”


“什么呀,不是还有楠楠吗?”



“那小子上高中时间紧,一天连句话都说不上。”易爸爸不知从哪儿出来,哼哼道。



是家的温暖了,易烊千玺坐在沙发上陪着二老看电视,心里感叹。



遥控器不知谁拿着,换了个台,刚好演的是王俊凯的新剧。易妈妈叹了句,“小凯这孩子是有恒心的,在娱乐圈里能呆这么久。”想了会儿又补充道,“现在你和他们还有联系吗?”



易烊千玺知道她问的谁,“是,关系挺好的。”



“什么时候叫他们来家里吃饭吧。”


“好。”易烊千玺含糊答到。



王俊凯那个人。易烊千玺经易妈妈这么一提,以前的事倒是想起不少来。



处女座洁癖到死的人,偏偏忍了他满头面粉伸手去帮他摘眼罩,忍了他跳完舞的满身汗去抱他。暗戳戳的去拉他手,被发现后笑的像个傻子。让王源把两人的袖子系住,然后笑呵呵的说这样就能不分开了。


喜欢没事儿戳他梨涡,喜欢没事儿摸他腹肌,喜欢在他吃抄手的时候抢一个吹凉了然后递到他嘴边,“啊,易易,吃一个。”

那些年那个宛若智障的王俊凯,岁月还是把他弄丢了。


不过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易烊千玺却怀念起来就没完没了。不觉在沙发上睡去。


易楠下了夜课,一进门就看见他哥冻成狗蜷缩在沙发上。丢了书包扑过去,“傻哥儿,要感冒的!”

这小子是有多沉!!易烊千玺被压的喘不过气,“楠爷,咱先起来,有话好说。”


易楠笑着起了身,从他哥身边赖了会儿,又像是想起什么,跑到书房翻找。



“哎,哥,上次从你柜子里发现一张数独题,闲的无聊帮你解开了。嘿,你猜怎么着?”易楠把手里一张泛了黄的淡蓝色纸递到易烊千玺手里。



密密麻麻的数字中,那几个空格处,填上的数字,连起来刚好是5201314。



「我爱你一生一世」


易烊千玺盯着那张纸很久,思绪回到17岁生日的那天。



王俊凯把礼物盒放在易烊千玺手里,“喏,今年的礼物。”


“王俊凯你又送秋裤?!!”少年捏着那条挂着金链子的黑色秋裤,又恼又想笑。



“其实还有别的。”王俊凯说这话时脸颊有莫名其妙的红晕。


易烊千玺从盒子里摸索出一张数独,顿时黑了脸。


他数学不好是事实,但也不用在他生日这天这么提醒他吧?!!


于是那张数独被他随手放进柜子里,没再见过阳光。


王俊凯啊!


那个傻子。



易烊千玺发现自己还是特别喜欢那个人。控制不住的想念和依恋。他是有病,病因是那个人。没药可医。



手不受控制的滑开手机屏幕,按着习惯输了那人的生日。既然先提分开的是他易烊千玺,那再提和好,也是平衡了。



这边手机号还没查着,娱乐新闻倒是蹦出来不少。


「男星王俊凯深夜酒吧买醉与美女热舞」



头条都是一样的消息。



我操你大爷的王俊凯,老子再想和好这事儿老子就tm跟你姓!!!



易烊千玺黑着脸拨通了王源的电话 “哥们儿,走,撸串去!”


王源看了看旁边醉倒的男人,结巴道,“现,现在啊?”


“立刻马上,老地方见。”


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王源推了下抱着酒瓶东倒西歪的王俊凯,听见那人嘴里还念叨着,“易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真是恶寒!



俗话说得好,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王源打了王俊凯助理的电话,告诉她她家亲亲艺人在酒吧喝嗨了,而后自己打车去了“老地方”。



tbc.















































评论(8)

热度(431)

  1. 可乐Amo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