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顺懂】慢性告白

       

* 顾顺×李懂
* 私设多过电影

李懂活了二十多年,没这么讨厌过一个人。他自小就内向,但心性挺好,不骄不躁,对谁都和善。但自罗星受伤后,他就变得有些容易郁闷了。他整了整身上的衣服,低头看时才发现今天没穿军装。简简单单的白衬衫牛仔裤,一双小白鞋,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正巧照在不远处倚着墙看他的人身上,那人嘴里还叼着根棒棒糖。那人就是他郁闷的来源,那人是顾顺。

“来看罗星啊?”顾顺穿着肥腿裤和墨绿色夹克,黑红色的老爹鞋让他穿的随性自在。他含着糖,说话含糊不清。

“嗯。”李懂不愿多给他交流,想快一步进房间。哪知那烦人的人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眼睛盯着他手里的两袋子水果零食。

“哎,你分我一袋,我啥也没带。”顾顺不要脸,他哪里是不要脸,他分明就没脸。

李懂皱着眉头看他,想骂骂不出口,想打?打不过。

“来吧,兄弟。见面分一半。”顾顺没等他反应,就抢走了一袋子。先他一步进了病房。


罗星还躺在床上,但已经清醒了。睁着眼睛看窗户,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李懂把东西放下,走到床边,敬了个礼。“罗星,你.....”

“我没事儿。”罗星转过头看他,垂下眼眸。


“呦,罗星。咱俩说好的比试比试呢?你怎么先躺下了?”顾顺语气里夹带着炮弹。


李懂捏紧了拳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没控制住自己,一手揪住顾顺的衣领,眼睛狠狠的瞪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你TM再乱说话我就揍你。”


“.......”顾顺一时没反应过来,罗星也没想到一向沉稳的李懂会有今天这一面。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

“呵,”顾顺突然间笑了,他自己往前又靠了靠,盯着李懂的眼睛,“你打的过吗?”

“打不过也打。”李懂猛的一甩,把顾顺推的一个踉跄。他腿碰到了桌角,低声骂了句。

顾顺先离开了,临走时看了眼罗星,眼神很是犀利。罗星扯了扯嘴角,转而转过头朝向李懂。“你的新搭档,他很厉害,你跟着好好学。别再一遇事儿就心慌的连枪都拿不住了。”

“我很烦他。”李懂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你烦他什么呢?”罗星看着他手法灵活的削着苹果,“他是傲气了点儿,可人还是不错的。你有感觉到吧?”

“那也烦。”李懂看着罗星苍白的脸,心里泛着苦水。他说过,他自小就是内向的性子,哪怕进了部队,也还是没什么改变。看似沉稳,实则是经不住压力。罗星和他同期的兵,也是最懂他的人。虽然以对方的实力完全可以有一个更好的搭档,可当时选人时罗星还是选择了他。

“我不是因为和你关系好才选你。只是因为你很有潜力。你的缺点就是你的优点。”

就凭罗星这句话,李懂一直坚持到今天。而且加入了蛟龙。其实那天在飞机上,如果他再勇敢那么一点儿,或许罗星就不会受这么重的伤。但是没有如果。


回到部队是下午了,顾顺他们都在训练场训练。李懂一个人坐在宿舍里,想着罗星给他说的话。

“我不是最懂你的那个人,一定会有更懂你的那个人出现。”

可那又是谁?

“回来了怎么不去训练?”顾顺用毛巾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走进了房间。看见他坐在床上,走过去问,“怎么,还在为上午的事儿生气吗?”


“没有。”


“我那样说不过是想激励激励他,那看看他那样,整个和抑郁了似得。”


“一会儿晚上食堂说包饺子吃。开心吗?”顾顺一边挂毛巾,一边歪着头看着他笑。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

就TM你有牙!

李懂白他一眼,准备换衣服。

晚上刚刚吃完饭,队长就吹哨了。全体集合在操场。是凌晨两点的飞机,直达中国边境和某个国家的交界处。那里说是有恐怖组织入境,还绑走了一个边防兵。


他们单从表面看是海军,可实际上是多栖部队。就是那种,上天能驾机,下海能开船,陆地还能玩坦克的。说到底就是贼牛逼。大伙拿了自己的装备开始收拾,顾顺手法快,收拾完了就靠在旁边坦克模型上嚼口香糖。李懂一边擦着枪械一边用余光看他,就看见那人三两步走到自己身边,“第一次见我你就这幅表情,特别不情不愿。”


“再见你多少次我表情都不会变。”李懂不看他,低头看枪。

“那好,那你别紧张。”

“我没有。”

“手别抖。”顾顺伸手按在他手上。


李懂心里突然有一丝悸动。

旁边的石头把糖装进兜里,只留下一颗捏在手里凑到李懂面前。笑的傻兮兮的。“懂儿,来一颗。”


“不要。”李懂把东西收拾进背包里,先去待命了。


抵达边境的时候是凌晨四点,拂晓刚刚漫上山头。因为前面战火已起封了路,他们的飞机被迫降落在荒无人烟的草场。都是一人多高的黄草,周边都是火药味和焦味。他们离战火区不远,小野狐十几分钟就能到。队长提前下了任务,眼看离着那冲天的黑烟和火光越来越近。

在中国,特种部队是第一道防线,也是最后一道防线。这话不假,他们身上背负的,不是寻常部队能抗住的。

“顾顺李懂,找制高点。”

“其他人按原计划,分两队走。注意配合。”

队长下了命令,队员全部散开。


这边楼少,也都不高。翻了几个小山峰,才找到半堵围墙。放眼望去可以浏览全场的,视野最广的,也就是这儿了。

顾顺架好枪,前端放在李懂肩膀上,这样既能减少冲力,还能提高精准度。队长那边已经潜伏进人质所在的旧仓库。顾顺两枪解决掉走廊上的守卫。可李懂还没观察好第三个人,就被突然袭来的子弹给蹭到,好在对方枪法不是那么准,子弹打在墙上,砖瓦倒了一片。他们两个人被声音震的脑子发蒙。

“对方有狙击手。”李懂先一步下了结论。

“能看见几个?”


“暂时就一个。”

顾顺重新拾起枪,李懂用侦察远目镜勘测位置。顾顺突然沉声道,“别慌,冷静。”

“.......”李懂这才发现自己的胳膊微微有些颤。他重新聚起精神,轻轻答了声,“嗯。”


“顾顺,掩护我。”队长的声音从传声器里透出来。

“我们位置已经暴露了。”李懂提醒他。

“而且不知道对方有几个狙击手。”


“那也得干。”顾顺对着传声器说好。然后压低了声音问他,“你自己能行吗?”

“你想干什么?”

“左侧第三个山峰离着不远,我去那儿。但我一动,位置很快就会暴露,你要帮我干掉那个狙击手。”顾顺盯着他,收起了一概漫不经心的表情。


就在那几秒的犹豫里,李懂叫住他。“如果我一枪打不准呢?”

火红的霞光和远处的浓烟混为一体,模糊中两个人的身影在怪异的鸟鸣声中显得凄冷悲怆。


“那我有90%的可能性会死。”


“我不会让你死。”李懂深呼吸一口气,“自己小心。”

顾顺已经走远,李懂握着枪的手满是汗水。他想起之前罗星,他总是嫌弃自己遇事慌张,却也没想过给他历练的机会。虽然罗星选了他做搭档,可他又帮了罗星什么呢?还不是躲在他身后,像个孩子。相较而言,他在顾顺身上体会到了信任这两个字。信任,把生死压在对方手里的信任。


李懂握紧了枪。瞄准了对面的狙击手。

砰的一声。

他看见对方的枪摔了下去。李懂咬紧了牙关,他成功了。

“干的漂亮。”顾顺的声音传来,显得好不真切。

队长那边已经顺利找到了人质所在的隔间,石头和庄羽也已经埋伏好准备随时冲出去掩护。前方交战区不知道什么原因停了火。顾顺掩护队长救出了人质。就在快要出仓库的时候,突然多了近百号人。


除了石头和庄羽,其他人都被困住。顾顺一心注意掩护他俩进入,一直埋伏在对面的另一个狙击手已经瞄上了他。李懂的远目镜扫到那儿,吓得声音有些发哑,“顾顺,东北方向500米方位,有狙击手。”


可能是枪声激烈,顾顺那边并没有回复。李懂之好架起枪,可他手抖的厉害。他使劲咬着嘴唇,他厌恨自己的胆怯。他手抖的厉害,连开两枪只打到对方的胳膊,还把自己的位置也给暴露了。

顾顺解决完障碍,回想刚刚听到的枪声,是从李懂那边传过来的。他急忙随着刚刚的声源开始侦测。对面伤了胳膊的狙击手已经从新拿起枪来。他们两个都知道对方的位置,这时候就是比枪法和手速了。顾顺把嘴里叼着的草吐出来,草随着风动了几下。他大约在心里计算了阻力大小和方向。


两个人在对峙。


几乎是同时开枪。顾顺一枪把对方爆头。但自己的胳膊也被子弹擦过。受了点儿伤。


队长和石头两队互相接应,人质被救了出来。


可就在走向集合地点的时候,战火区的炮弹不知为何偏了方向,直挺挺冲着顾顺和李懂的方向袭来。


两个人都看见了,炮弹是冲着李懂的,顾顺大喊了一声快跑,不知何时冲到他身后推了他一把。两个人都滚到泥塘里。大约五分钟后,李懂有了点儿知觉,但脑子里还是嗡嗡的。他动了动身子,腿疼的厉害,身上还有重量压着。李懂的手抽出来时,满是血。他睁开眼睛,看见压在自己身上的顾顺。开口问道,“顾顺,顾顺,你有没有事?”说完才发现自己声音都是抖的。


顾顺的半边脸都是血,不知是他们两个谁的。李懂爬出来,发现自己腿伤的比较严重,其他就是身上几处小伤。他小心翼翼的去碰顾顺,才发现对方胳膊伤口骇人。


“顾顺,顾顺,你醒醒。”李懂扯下干净的内里的衣服,给他做简单的包扎止血。


“你大爷的,刚刚你完全可以自己跑快,你逞他妈什么英雄。”李懂的声音哆哆嗦嗦的,还骂不顺畅。他一向不怎么骂人的。

“咳.....咳咳....”顾顺感觉到自己胳膊已经疼的快要麻了,他微微睁眼,看见李懂龇牙咧嘴的表情好不生动。

“你他妈醒醒,你死了我讨厌谁去?”李懂止不住那血,红色的血液染了泥塘,变成乌黑泛红的颜色。


“艹,为什么止不住!”李懂的手哆哆嗦嗦的,弄得顾顺很疼。

“稳住。”顾顺说,“别慌。”

李懂听着,眼眶已经红了。


呼啸的山风吹着他俩,不远处是战火中的废墟残骸。李懂深深吸着气,给他包扎。


“好,我不慌。”


“这个.......”顾顺用另一只手扯下自己脖子上的挂链,放在李懂手心里。

“我得给你。”

一颗子弹,锃亮的。

“我第一次打十环时候的。”



顾顺笑着,扯动伤口又收回去嘴角,很滑稽。


“你这时候还有精力给我显摆呢。”李懂握紧了那个子弹挂链。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军区医院的病房。顾顺一歪头,发现李懂在隔壁床上躺着。忍不住笑出声。那天阳光很明媚,照的人睁不开眼。

李懂的腿伤不重,但上面命令他修养。他无奈的侧头去看刚刚醒过来的临床,命令道,“不许笑。”

重回训练场那一天,他们一起去看了罗星。他们的伤在他面前都是小伤,他们总有一天会回到蛟龙。而罗星,他的下半生,注定与蛟龙无缘。




“我说,李懂,你可以去试试主狙击手的考核了,我觉得你能力可以了。”


李懂坐在训练场墨绿色的破旧坦克上,顾顺跳上去坐在他身边。

“我不去。”

“为什么啊?”顾顺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剥开糖衣,却塞进了李懂嘴里。

李懂低头把玩着那颗子弹,“和你搭档也不错。”

声音很小,但顾顺还是听的很清楚。

他笑起来,“你就这么喜欢做我的观察员啊?”


李懂侧头看他,对方的大白牙一如既往的让人讨厌。不过,这个人长得还是挺耐看的。

“滚吧你。”李懂跳下车,头也不回的向前走。

远处的夕阳闪着金光,李懂就朝着那光,一步一步走的坚定。

“哎!李懂!”

“怎么?”

“你有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顾顺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蜷缩在墨绿色车身上,垂着眸子,脸上泛起一阵红晕。


“没有!”

“没有!”

李懂回他。


“顾顺,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不是喜欢“过”,不是一点点。

而是,我一直,很喜欢。

顾顺枪法最准的时候,打中了李懂心里的十环。



“操你大爷的,敢耍我!!”顾顺扑过去,两个青年打成一团。影子斜斜射在地上,无意中排成了一个心形。


罗星说的没错,李懂他总会遇到一个,更加懂他的。


而那个人,就是顾顺。

end.


看完红海行动一直想写,终于写了!别人写文靠文笔,我靠xjb扯!大家多多评论~

评论(6)

热度(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