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当我看着你的时候

        

* 演员凯×导演千
* 勿上升

(上)

他一直在看他。

用余光,亦或不经意的转过头,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他身上,对方的每一个细微的小动作,都映进了他墨色的瞳眸。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上8点,年度盛典的颁奖礼进行了三分之一,王俊凯坐在台下贴着自己名字的座椅上,右手边空了两个人,第三个座位上坐着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年。台下只有时有时无的彩色光束,大多时间是埋在黑暗里的,王俊凯又冷又觉得无趣,他知道这次的影帝还不会是他,虽然他被提名了,但娱乐圈中那些不为人知的黑色秘密让他有些烦闷。他在镜头扫不到的时候环顾四周,然后他看见了那人。黑色和暗红色的华贵西装,光洁的额头,挺拔的鼻梁和,微微上扬的嘴角边的两个梨涡。王俊凯自诩在娱乐圈混了不少年数,好看的男人女人见了不少,但那个人,像是神邸般,无时无刻不让他心神大乱。王俊凯看向对方交叉在一起轻松搭在腿上的双手,那双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金属戒指闪烁着光。他想,对方身上所发散出的地球引力好像有点儿大。



“2023年年度最佳导演奖——”

女主持人微笑着例行公事,停顿了几秒。

紧接着——“易烊千玺。恭喜。恭喜易烊千玺。”


王俊凯看见视线中的那人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角,然后微笑着转身向周围人的恭喜声做出回应,他看向王俊凯那儿时,轻轻点了下头,王俊凯也用口型说了恭喜。两个人算是走了个过场,因为镜头刚刚切到了他那边。

助理坐在后面,看见王俊凯朝他招了招手,立刻放下手机猫着身子走到他面前,“怎么了小凯?”


王俊凯微微抬起下巴指向舞台上聚光灯下的易烊千玺,轻声问,“这么年轻的导演啊?什么来头?”

助理笑了笑,“你不知道,他虽然年轻,但实力一点儿都不差。去年刚刚在东京电影节上拿下三个年度最佳。易导他一直满世界的跑,除了拍戏很少在一个地方呆很长时间的,也难怪你不认识他。”


“哦。我觉得,这人还,挺有趣的。”王俊凯用手指无意识的摩擦着嘴唇,视线落在正要走下台的易烊千玺身上,“有机会认识一下也不错。”


助理的表情变得怪异,然后他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王俊凯,“小凯你不知道他这人有多难缠,好多演员都被他那可怕的敬业精神和完美主义给玩死过。现在国内敢接他戏的明星基本都是实力大过颜值的老戏骨,新人根本就是敬而远之。”


王俊凯撇嘴表示抗议,“你这意思,是我演技差?”


“不敢不敢,财神爷小的还指望您老人家吃饭呢,可不敢说您坏话。”助理急忙摆摆手,用手背抹去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珠。

之后王俊凯领了个最佳人气奖和最具实力奖,上台在一众尖叫的粉丝面前比了个嘘的手势,讲了些感激动人的官方话就下了台。看完表演,散场后易烊千玺独身一人离开,没看见助理,王俊凯接过助理给的羽绒服和围脖急急忙忙追了过去。


走廊里亮着暖黄色的灯,中央空调好像是坏了,只有发动机的震鸣声却不制暖。易烊千玺只穿了件薄外套,倚在墙上刷着手机,白色屏幕光照亮了他精致的未卸妆的面容。


“你好,我叫王俊凯。”

王俊凯走上前,伸出手。


易烊千玺抬起头,看着他,收起手机,伸出一只手很随意的在他手上碰了下就作罢,“你好,易烊千玺。”就连语气都生硬的很。

“你冷不冷?怎么穿这么少?”

“还好,一会儿会有人来接我。”易烊千玺想了想,可能是觉得自己的这个回答有些草率,又补充到,“刚从洛杉矶赶回来,不知道北京已经这么冷了,所以......”


易烊千玺看着他的神情,知道他已经听懂了,就没再说下去。


王俊凯看了看还拿在手里的围巾,微笑着给易烊千玺围了上去,对方不算矮,但因为曲着腿的缘故就比较重心放低了一些,也正好方便了王俊凯给他戴围巾。

“你——”

易烊千玺感觉到对方带着凉意的手指不经意触碰到脖子上温感灵敏的那一小片皮肤,惊的他没敢再动。

“你先戴着吧,希望有机会一起合作。”王俊凯朝他挥挥手,“再见千玺。”

易烊千玺看着那人修长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也收起了手机,“合作啊,好久没有和小鲜肉合作过了,不知那人演技怎么样?”他心里想着,加快了去地下停车场的步伐。米白色围巾的细长绒毛扫过他的下巴,类似海洋香水加柠檬汁的清新香气围绕在鼻尖。易烊千玺打了个喷嚏,以他多年看人经验,这个王俊凯,是个处女座。






易烊千玺从发呆中清醒过来的时候,电脑页面上还显示的是王俊凯的百度百科,他最近的戏临近收尾,新的剧本在洽谈当中,实在是忙的天昏地暗的,身体有些吃不消。午饭时间场务小妹们聚在一起聊东聊西的,其中王俊凯的名字被提及了很多次。易烊千玺这才想起对方的围巾还在车上,一直没有机会去物归原主顺便道个谢。他慌神间已经在搜索框里打下了王俊凯的名字,对方戏龄很长,从12岁开始演戏,北影毕业的,可以说是有演技也有颜值的那一类。


“易老师,你下部戏要定王俊凯吗?”

场务小A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背后的,声音里掺杂着显而易见的惊喜。


“没有。”

“那你搜他资料干什么呀?”

易烊千玺抬头,看着那个呆头呆脑的小女生,一字一句的说,“要想签我的戏,他实力还不够。”

确实还不够,王俊凯主要是活跃在小荧屏上,大荧屏主演很少,这就说明他还不能驾驭自己的演技。说通俗点儿,圈里老话是这样说的,演电视剧的演员大多都是在事业刚刚起步或者是事业有瓶颈,而演电影的演员,才能说是不在乎红不红而是想要展现自己的演技。现在的流量小生,字母小姐,一旦入了大荧屏,就连花瓶也当不了,观众不是傻的,整场电影一两个小时坐在那儿看他们尬戏。


王俊凯今年25岁,演了这么多年的戏,却还是流量一类,顶多算是个高级流量。易烊千玺想到这儿,活动了一下僵硬的颈椎,一一关掉页面。


还是不要合作的好。他想。

“来来来,大家准备,一会儿开始拍第456场。”

那时天色有些发暗了,像是要下雨。剧组的人都快速移动着,忙着自己手里的工作。


手机在大衣口袋里震动了一下,易烊千玺摸出来瞧了眼微信消息,制片方那边来的一条语音,“《若初》的男主已经开始选拔了,来面试的人员名单我给您发到邮箱了,注意查收一下。”


易烊千玺想给对方回个好字,可还未上手打字第二条语音自动播放了起来,“易导的影响力真是大呀,这次来面试的有几个最近很有人气的男演员,相信这次的电影一定可以票房大卖。”


易烊千玺笑了笑,这个圈里的人办事总是这样,不管结果如何先奉承一番再说,他对演员严格这事儿圈里早已传遍了,哪还有什么人气明星来他组里找虐啊?



邮箱有新消息提醒,易烊千玺随手点开,名单榜第一个就是——王俊凯。


哦,这还真是,很人气的。


再接下来他没了心思看,收起手机准备开工了。








新戏顺利杀青,开始下一步骤,剪辑加后期。易烊千玺也就有了些空闲时间去研究新接的本子。《若初》的题材比较边缘,同性恋的,最近国内这种题材的刚刚审核通过,但还是少有人去拍。易烊千玺比较喜欢挑战新鲜事物,他看好《若初》这个本子,花了不少钱买过来,不过还好有投资方愿意投资这部剧。摄影师乔若安去冰岛进行杂志拍摄,男演员金夏在巨大的压力下患上抑郁症,宣布退出娱乐圈后领着行李去了冰岛。两个人在雷克雅未克的一个小酒吧里相遇,从此展开了一段爱情故事。过程虐恋情深,结尾同样悲剧。易烊千玺是在拉萨见到这个剧本的原作者,那时对方是个酒吧小老板,酒吧名字就叫“冰岛的记忆”,酒吧的墙上全是照片,有一张他和一个男生的,背后是绚烂的极光,两个人都笑容灿烂。



“谢谢你,乔先生。”易烊千玺买下剧本后这样对那个人说。


“你怎么知道?”

对方先是讶异后来也释然一笑。


故事是美的,凄美的。易烊千玺对它着迷。



走出星巴克的时候有不知是雨还是雪的飘落下来,冰冰凉凉的落在脸颊上。


身侧忽然笼罩一片阴影,易烊千玺转过头,看见裹着围巾戴着鸭舌帽的王俊凯,只露出一双好看的眼睛,眨呀眨。他撑开伞,举在两人之间。

“又见面了,千玺。”



“你怎么在这儿?”易烊千玺双手捂着一杯榛果拿铁,冻得面部肌肉僵硬说话都不太利索。


“我一个朋友在这儿附近住的,我刚从他那儿出来正准备买一杯咖啡喝。天气太冷了。”


易烊千玺点点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总是这样,不擅长交流。


“你一会儿去哪?”好在王俊凯又问。


“回宾馆。”

“那一起去吃个饭吧。你等我会儿,我去开车。”

不等易烊千玺反应,王俊凯已经举着伞跑了,三步后又回头看他,“你先进去等,别一会儿着凉了。”


易烊千玺其实很烦不经他同意就擅作主张的一些事,但王俊凯的话,他到没有太反感。大概是对方颜值颇高性格又好,刚好满足他射手座的爱美之心。


凉凉的东西落在他鼻尖上,易烊千玺终于看清了,是下雪了。不是雨,越下越大的雪像是满天飘着的羽毛,行人都纷纷的移动着。远处的大厦LED屏上是王俊凯举着玫瑰花的海报。

Roseonly.

一生唯爱一人。


(中)

    

凡是能当导演的,心思都足够细腻。换句话说就是喜欢胡思乱想,寓情于景。易烊千玺穿的衣服薄,他一向不喜欢厚重感。雪一下气温就降了下来,他冻的搓搓手,心里却还想着海报上那话。他也拍爱情戏,却也只是凭着脑袋里前二十几年看过的那些浪漫狗血的爱情戏码来拍,他实在不知道所谓心动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没谈过恋爱,一次也没有,说不上多有兴趣,易烊千玺觉得他人生规划里,少了某个环节,却又不愿费心思去追求。




王俊凯把车从停车场开过来的时候,遇到两辆车堵在一起,他也过不去。就在这停车的几分钟里,他又好好的打量了一番易烊千玺。对方不知道在看什么,穿着肥肥大大的衣服,更显的身子羸弱。天生的衣服架子,王俊凯搞不懂他明明可以自己去演戏,却偏偏选了个幕后的职业,白白浪费了一张精致的脸。


车子终于能往前了。

“千玺。”王俊凯把车窗放下来,朝着对方招了招手。


易烊千玺回过神来,看见王俊凯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来,笑的时候虎牙的小尖露在外面,让他想起自己喂养过的那些猫。


“冷吧?我让你去店里等的,你站在外面干什么?”王俊凯看了他一眼,顺手把空调温度又调高了些。热气一下子溢满了整个车子,车窗上瞬间蒙上一层迷蒙的雾气。在外面冻了太久,易烊千玺的脸不自觉的泛起了红色。


“还好。”

“我在面试名单里看见你了。”不知道聊什么,易烊千玺顺口把前段时间在《若初》面试名单上看见王俊凯的事给说了。



对方不甚在意的,“我说了我们会合作的。”


“这部戏题材很边缘,你不怕.......”



“怕什么?戏不分好坏,就看演员怎么把控了。”


易烊千玺侧头看见王俊凯有点严肃的表情,觉得自己以前对他的定位不是很准,这个人不该定位为流量,他也有一个演员应该具备的职业素养。


并不是花瓶。



气氛有点跑偏了,易烊千玺试图挽救一下,于是笑着开了个玩笑,“小凯你不要想着请我吃顿饭就可以走后门了。”


“易导这么大的导演,一顿饭能给拿下?”王俊凯笑的痞气,“肯定得两顿啊!”


易烊千玺被前一句话给吓了一跳,好在王俊凯又说了后一句。他笑的时候比较腼腆,两个梨涡就荡漾在嘴角,王俊凯盯着他看了几秒,“千玺没想过自己来演戏吗?”



“啊?没有。”易烊千玺看着车子拐进一个院子,停了下来。


“老北京火锅,最适合冬天吃了。”







面试那天易烊千玺起床后看见手机里有一条微信消息,是王俊凯发来的,他说,“待会见。”



易烊千玺觉得好笑,其实这次的面试可有可无,毕竟有王俊凯的话,其他人胜算很小。就算他不同意,制片方也会极力的去签王俊凯,毕竟那人现在火的要死。


“一会儿加油。”


易烊千玺斟酌着给了回复,然后把手机收了起来。



第12号是王俊凯,从他一进来易烊千玺就感觉身边几个女生的呼吸声都大了些。他轻咳了声,把临时剧本递过去,“你挑一小段演,”想了想又说,“也可以找搭档。”



王俊凯接过剧本,翻看了一会儿,“易老师,麻烦您和我搭下戏呗。”

易烊千玺没想到自己人在屋中坐,锅从天上来,他未曾想过王俊凯还有这一招。周围的人都起了兴趣让他上去。呼声愈发高涨,易烊千玺撑不住就勉强点点头。



王俊凯选了两个人吵架的一段,两个人背好了台词就可以开始。易烊千玺虽不是演员,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演个片段还是没有问题的。况且,有王俊凯的带领,他很快就入了戏。


最后有一个拥抱和一个亲吻。

当王俊凯从背后抱住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亲......吻........


会不会心脏炸掉?


王俊凯捧起他的脑袋,微微一侧头,一个完美的借位就完成了。


可他还是感觉到对方的气息,甘甜的凛冽的袭向他。差点儿就站不稳了。



后知后觉,易烊千玺想起了心动。



从王俊凯往后的几个,他都没有再看进去,脑子里嗡嗡的响,像是飞进去了蜜蜂。乱成一锅粥了要。


真烦啊。

平静了二十多年的海面,掀起了一场不小的浪潮,太阳升起来时照在海滩上,是一片狼藉的废墟残骸。





周六易烊千玺窝在公寓看剧本的时候,接到了刘志宏的电话。那家伙是个自由摄影师,满世界的找灵感,大学的时候和他一个宿舍,人很好很照顾他。易烊千玺的性格从小到大都腼腆,不太会社交,所以好友就那几个。刘志宏算是关系铁的,小半年不见面还能不尴尬。


“哥们儿,想我没?”刘志宏穿一身西部牛仔,戴着大墨镜遮住半张脸,一进门就把背包行李扔了满地。


“你把鞋放阳台上去。”易烊千玺坐在沙发上瞥他一眼。


“你这态度,咱俩三四个月没见面了好吗?”刘志宏撇撇嘴,提着鞋跑去阳台,“哎对了我听说你那心心念念的剧本要开拍了是吧?”


“嗯。”

“男主定了?”

易烊千玺顺手打开制片方发来的邮件,面试结果已经出来了,是王俊凯。他愣了愣,没说话。


“我问你话呢?”刘志宏见易烊千玺不回话,又提高了声音。


“定了,王俊凯。”


“哎呦我天,行啊,你这剧能签个流量竟然。他怎么想的,不怕拍完以后给人留下话柄啊?”
刘志宏表情夸张的让易烊千玺不忍直视。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他。”

易烊千玺其实也想不通,王俊凯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放着其他好好的资源好好的导演不要,来他这找练。这部剧的题材注定了一上映就会引起不小的轰动,可能还会对演员以后的戏路产生影响,他着实搞不懂,王俊凯怎么就这么想和他合作。他一遇难题就喜欢挠头,刘志宏见他挠个不停就上前拍掉他的手,“怎么着,人家一个大流量来演你戏你还嫌弃啊?”


易烊千玺白了他一眼正要说话,电话就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竟然是王俊凯,他不记得什么时候存过对方手机号了,犹豫了会还是接了。


“嗯行,那你来我这儿吧,我一会儿把地址给你发过去。”易烊千玺挂断电话,就看见快要憋不住的刘志宏一下子扑了上来,“谁啊谁啊?”


“王俊凯。”

“嗷呦。”

“他说他一会儿来我这聊一下剧本。”易烊千玺把地址发过去之后好笑的看着刘志宏,“我说你一个大男人你还追星啊?”


刘志宏砸吧着嘴伸出手指摇动了几下,“你不懂,这就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易烊千玺乐呵了,“得了啊你,一会人家来你不要偷拍我给你说。就你那点儿小伎俩我还看不出来么?”



刘志宏眼看着自己小心思被看穿,不情不愿的跑去冰箱拿了瓶可乐,坐在沙发上开始鼓捣他那些底片了。



王俊凯穿了件大红色的卫衣外面套了个羽绒服,到他那儿之后把羽绒服脱了,易烊千玺看见他的红色卫衣,觉得好看。他本身就喜欢红色,却也知道红色不是什么人都能驾驭的,而此时王俊凯穿起来却很好看,衬的他皮肤白皙。


“这位是?”王俊凯看见半躺在沙发上吃薯片的刘先生,后者立刻坐起来伸出手。


“我朋友。”易烊千玺简单给介绍了一下,就看见王俊凯快速扫了眼刘志宏油哄哄的手,一脸嫌弃的,没有回握。


易烊千玺忍不住笑了,刘志宏脸色一黑,站起身去洗手。

“不好意思啊,我处女座。”王俊凯又给补了一刀。



王俊凯拿出剧本的时候,易烊千玺眼睛亮了一下,对方的剧本上被各种颜色的笔给标了注释,几乎每一句都有,还有分析一类的。他想不当王俊凯竟然这么用心的,不只看了自己的戏,也看了对手的戏份。

两个人聊戏聊的挺愉悦,王俊凯是个有想法的演员,易烊千玺就喜欢这种,所以两个人都有一种畅快淋漓的顺畅感。



下午王俊凯有行程,就提前走了。这前脚刚走,易烊千玺就被刘志宏给拽住了,对方神神秘秘的,“我说,千玺,你们俩,有情况吗?”



“什么?”

“就刚刚,王俊凯看你的时候,那眼神,啧啧。我眼都快瞎了。”


“........”

“你有病吧刘志宏,再乱说话你给我滚出去。”

一个白色抱枕从刘志宏脸边擦过去,带起来一阵风。






男二演今夏的是一个不怎么出名的新人演员,外貌很是精致,演技也好,按理说易烊千玺往常很喜欢这种聪明好看又会演的演员,但这一次他却喜欢不起来。




池辰光是王俊凯同公司的后辈,光是这一身份,就让易烊千玺很反感,他不是不懂制片方的意思,可一想到时候娱乐新闻各种拿对方和王俊凯放在一起增加宣传力度,他就心里发堵。



开始拍摄是在冰岛,他们整个戏的三分之二都在那儿取景。王俊凯挺黏糊他的,平时有事没事就来和他说话,还喜欢笑的时候顺势倒他身上。他刚开始总会身体一僵,毕竟和别人肢体接触是从未有过的。其实想想王俊凯给了他态度新的感受,比如上一次的心动。他甚至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喜欢对方。


在搞不清楚自己情绪的时候,他喜欢躲。



不过没躲几天就被王俊凯给截了,对方以谈戏的名义半夜冲进他屋,“躲我干什么?”


“我没有。”易烊千玺有点心虚。


王俊凯看他那样子,突然转了个态度,他拿起剧本晃了晃,“那个我就想问问,明天的吻戏怎么拍?”


易烊千玺听到吻戏两个字心中一紧,“你自己看着演吧。”





“你这导演不称职啊?什么叫我看着演?我以前都是借位,这次也借?”王俊凯挑了挑眉。




易烊千玺红着耳朵想反驳,王俊凯快他一步把人堵截在墙角,他舔了舔虎牙,轻声道,“易导,导了这么多年的戏,接过吻吗?”



王俊凯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一眨一眨的,目光一直射穿进易烊千玺的瞳眸,让人无处躲藏。


“没。”易烊千玺说了话才发现自己嗓子干涩的要命。


“那我教你啊。”王俊凯一只手放到他后脑勺那儿垫住,另一只手捂住他眼睛,易烊千玺还未反应过来,对方的气息已经汹涌袭来。



“易导,其实在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


在如潮水般狂妄的黑暗中,王俊凯如是说。



(下)


“砰砰.....”

门突然被敲响,易烊千玺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推了推王俊凯,王俊凯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房间外面又传来池辰光的声音。

“易导,您在房间吗?”

王俊凯松开他,易烊千玺深呼吸一口气,才稳住气息。

“在的。请进。”他边说着边跑去开了灯。房间里一下子亮堂起来,王俊凯有些不适的揉了揉眼睛。易烊千玺拉着他坐在沙发上,又把他掉落在地上的剧本捡起来给他,末了还瞪他一眼,“拿好了,影帝先生。”

池辰光穿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和灰色运动裤,少年感十足。笑起来眉眼弯弯,煞是好看。

“易导,有一场戏想请教你。”池辰光说罢看见坐在沙发上的王俊凯,又急忙弯了下腰,“俊凯前辈。”

“坐吧。”王俊凯微笑着点点头,指了指另一边的独立沙发,完美的把他和易烊千玺隔开。


不过是一场和王俊凯的情感戏,池辰光一直在强调自己拍戏经验尚浅,怕会拖累对方。易烊千玺给他讲解了一下如何尽快的调动起自己的情绪,剩下就是安慰了。王俊凯坐在一旁不说话,翻看着剧本。

“像这种戏最好还是一遍过,免得尴尬。毕竟不能用吻替。”王俊凯指着自己剧本上用紫色马克笔画出来的地方给池辰光看。


“那自然。”池辰光点点头,又问了几个问题才作罢。

临走时还偷瞄了易烊千玺几眼,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什么意思。

“千玺,夜谈剧本可不是什么好习惯。”王俊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池辰光离开的背影,知道自己是遇上了对手。


“容易引狼入室,我知道。”易烊千玺没恼,歪着头看他。

王俊凯轻笑,走过去抱住他,“那下次锁好门。”



第二天一下戏,池辰光戏服还没换,披了件羽绒服就急急忙忙跑到易烊千玺那边儿,手里提着一个礼物盒。

“易导,听说你喜欢榴莲酥,我买的这家特别有名气。”

“谢谢。”易烊千玺微笑着点了点,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下一起看监控器吧。”

“刚刚那场戏,你中间有一点儿卡你有感觉到吧。”

“嗯。”池辰光的视线总在易烊千玺侧脸上徘徊,站在远处的王俊凯看的有些吃味。

好在很快王俊凯的戏也拍完了,池辰光提议去酒吧玩一圈,毕竟冰岛的酒吧还是很出名的。

三个人加上两个助理分两辆车去了“北海酒吧”。北海酒吧在附近是最出名的,出名原因在于他们那儿调制的“樱桃吻”。浅粉色晶莹的酒液,清甜的果香中夹杂着一丝朗姆酒的味道。很多游客都慕名而去。


在国外比国内要舒服,粉丝不会很多,即使有三两个也很自觉的不跟着过去。他们走进酒吧,找了个灯光较暗的角落,点了三杯樱桃吻。


休闲的时光总是过的比较快,易烊千玺面前的酒杯已经空了。他觉得自己头有些晕,撑着精神拉住一个服务员用英文询问,才知道这酒后劲很大。他原本就是一杯倒,现在这度数高了,自然撑不住。


王俊凯看着旁边的易烊千玺不太对劲,侧头去询问时才发现对方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他轻笑,“我们易导酒量不好啊。”

池辰光也发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的易烊千玺,想要去扶,被王俊凯挡住,“今天就到这儿吧,我送他回宾馆。”

“可是.......”

“池辰光,我知道你什么意思。”王俊凯扶起易烊千玺,走过他身边时,沉声道,“可是有我在,你不要想。”



榴莲酥,酒吧,樱桃吻。

这一切,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不过是一个想一步登天的狂妄之徒的计谋。



冰岛的拍摄进行的很顺利,自从王俊凯那次在酒吧提醒了池辰光以后,对方收敛了不少。接下来就是在国内的拍摄行程,回到国内后易烊千玺接到池辰光的电话,说想要请他吃顿饭,易烊千玺答的很含糊,只说有空再说。


在拉萨拍戏的时候,刘志宏来探班。易烊千玺之前没想到,王俊凯的宇宙第一醋缸这一本质。他和刘志宏近十年的好哥们儿,见面勾肩搭背都是很平常的事。可王俊凯偏偏连他的醋也吃。刘志宏在时三个人一起吃饭,王俊凯全程黑脸。易烊千玺也觉得他不给面子,吃完饭送刘志宏去了机场,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回到宾馆又因为一点儿小事起了争执。王俊凯气的坐在沙发上喝红酒。易烊千玺本不想吵架,就提醒了一句明天还要拍戏不能喝太多。哪知就这一句话成了导火索,王俊凯噌的一下站起来。

“你管好你自己。”

“王俊凯,你今天到底吃什么药了?你一直信不过我的话干嘛要和我在一起呢?”

“我不是.....”王俊凯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被易烊千玺打断。

“我累了,你回去睡觉吧。”

“你知道,我最烦你这幅样子,不冷不热。我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有我没有,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王俊凯放下酒杯,揉了揉太阳穴,转身离开。

“先冷静几天吧。”易烊千玺在他身后说到。




易烊千玺失眠了,王俊凯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响。他觉得自己已经付出了极大的热情,这是因为他自小性格就是内向的,不会表达自己感情的。他没有恋爱经验,王俊凯的出现着实是个意外。他之前不是没有女生告白,可他都没有答应的欲望,现在想来,自己或许喜欢的,是个同性。但仔细想想,身边好看的男生也不是没有,甚至他大学时被一个街舞社的学长高过白,他也没有心动。


最后总结起来,他喜欢的,左不过是王俊凯。


从第一次见面时内心的悸动,到后来越来越想要靠近的冲动。易烊千玺想,他并不是喜欢同性,而是恰巧,他喜欢的王俊凯是个男生。



在拉萨拍了一个多月,回北京前一天易烊千玺终于鼓起勇气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

“你今晚上,有空吗?”

“没有。”王俊凯的气或许还没消。


“哦,那没事.....”

“你说,什么事儿?”

“一起出去吃个饭吧。”

“行,晚上八点,我去房间接你。”王俊凯说完便扣掉了电话。



易烊千玺连换了好几身衣服,最后才确定穿王俊凯夸过的那件白色羊绒高领毛衣。正准备提前去王俊凯房间找他的时候,敲门声却突然响起。

他打开门,发现站在门外的池辰光。

“怎么?”

“易导,我想问问你这有治疗胃疼的药吗?”池辰光捂着肚子,脸色有些发白。

“你胃疼啊。我这没有,那赶快去医院吧。”易烊千玺穿好鞋子,“你助理呢?”

“他出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那我送你去。”易烊千玺扶着他进了电梯,借了剧组的车。


王俊凯看看表,已经7点55了,于是穿上羽绒服去了易烊千玺的房间。他敲了几下门,没有人回答。他耐着性子等了十分钟,终于忍不住给易烊千玺打了电话。

“你在哪儿呢?”

“我有事儿在外面。”

“今天晚上的饭还吃不吃?”王俊凯沉声问。

易烊千玺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才想起今天晚上他还约了王俊凯吃饭。交代了医生几句就匆匆忙忙的赶回去。


回到酒店时,王俊凯还站在他房间门口玩手机。看见他过来,收起手机。

“去哪儿了?”

“送辰光去医院。”

“他怎么了?”王俊凯皱眉。

“胃病犯了。”易烊千玺解释道,“咱们先去吃饭吧,别一会儿你又低血糖。”

“不用。”王俊凯拒绝道,转身想要离开。


“王俊凯。”易烊千玺突然喊了一句。


王俊凯停住脚步,没有转身。

“我.....”易烊千玺走到他面前,有些不好意思的歪着头笑,“我喜欢你。”

“我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但以后,我会为了你改变。”

“你.......”王俊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易烊千玺凑过头去,在他嘴角吻了一下。“未来的影帝先生,戏外也请多多关照了!”

王俊凯抱住他,“千玺,不要和池辰光走太近,他没安好心。”


“那你呢?”

王俊凯附在他耳边说,“我和他不一样,他想上位,而我,想上.....你。”


易烊千玺一下子推开他,“没门。”


历时八个月的拍摄和剪辑,《若初》终于通过审核排上了档期。宣传期易烊千玺带着一路主演各个城市的跑。

最后一场宣传路演在北京,主持人问了一个和之前几个城市不太一样的问题。

“易导,拍摄《若初》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呢?”

易烊千玺拿起话筒,没有犹豫的答道,“这一次最大的收获,是遇到了小凯。”


他没有转头,但他知道王俊凯在看着他。

记者笑着称赞演员和导演感情真好。

谁都没有注意到,聚光灯下,两个人西装上的胸针——日月星辰,唯爱不变。


END.







评论(20)

热度(415)

  1. 可乐Amo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