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天真有邪

           

* 大家看文愉快
* 新的一年也要爱他们
* 不上升


1.捡个哥哥回家过年

9岁大的易烊千玺还是个乖乖顺顺的小不点儿,留着傻兮兮的西瓜头,身上裹着厚厚的棉服,迈着小步子从超市走回家。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两瓶醋碰在一起叮当响。新的一年就要来了,北京城的冬天到了最冷的时候,白色的雪花片洋洋洒洒的从天空中打着转,易烊千玺被冷风吹的缩了下身子,接着揉了下眼睛,雪粘在睫毛上,很难受。下一秒,他还半眯着眼,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的脚。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费力的睁开眼睛想要看清楚那人的模样。

“干什么的?没长眼啊你?”那人声音好听,说话时语气里却带着狠意。

易烊千玺被推的踉跄几下后退了一步,差点跌坐在地上。他闷哼一声,真疼啊,这人看上去不过12.3岁的年纪,比自己打不了几岁,怎么就力气这么大呢。他伸手揉捏着自己发涩的肩膀,抬起头对上那双冷清的眸子。

“哥哥,对不起。”易烊千玺有些发怯的又重复了一遍。对面的男孩子长得眉清目秀,眼神却冷清的像凛冬的烈风,易烊千玺不敢和他对视,悄悄移开视线,才发现那人只穿了一件单衣,连外套都没穿。

“哥哥,你冷不冷。”下意识的,易烊千玺去捉他的手,小孩子体温很高的,对方冰凉的手被包裹在一个小火炉里,身体僵直了,低下头看了眼两人交叉的手,他皱了皱眉,却没有挣脱。

“要过年了,哥哥不回家吗?”易烊千玺麻利的解下自己脖子上的羊绒围脖,又踮起脚尖将它挂在对方的脖子上,“喏,你自己戴,我够不到。”

两个人身高差距有点儿大,易烊千玺还没发育开,比同龄人身高要矮一些,对方高瘦,身材已经有了些少年的模样。他够不到,说完就自己先红了脸,对方看着他,突然轻声笑了,那双桃花眼渐渐弯成小小的月牙形状,嘴角露出虎牙的小尖。整个人变得像是棉花糖,温温柔柔的,易烊千玺看的呆了一下,想起什么又回了神,再看时对方又恢复了原先的样子,冷冰冰的,冻的人心里结了一层薄冰。


“我叫王俊凯。”对方已经戴好了围脖,像是不经意般,就这样自我介绍了。

易烊千玺伸出手,“我叫易烊千玺,姓易。”他笑,笑起来嘴角两个梨涡,甜甜的。王俊凯打量了他一下,眼中闪过一丝凛冽,没有伸手去握。“易烊千玺?”

“是的。”易烊千玺没觉得尴尬,自己放下了手,脸上还是笑着的模样,“凯哥哥,你要跟我回家过年吗?”没了围脖的庇护,易烊千玺冷的直缩脖子,上下牙打着颤,他不明白,王俊凯为什么不觉得冷呢?他的家人不会担心吗?快要过年了,他为什么不回家?一切的疑问都没有说出口,易烊千玺只是发出了一个邀请,一个带着童真和暖意的邀请。


王俊凯一只手揣进裤兜,捏紧了里面一个小怀表,他抿了下唇,淡淡的说,“好。”

一路上易烊千玺都紧紧跟在王俊凯身旁,对方腿长走的快,只是时不时的问他该忘哪里走,他走的气喘吁吁,也不敢说让王俊凯等等他一类的话。后来他几乎是小跑,手上还提着两瓶不算轻的醋,冻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王俊凯侧头看他,才看见易烊千玺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于心不忍放慢了步子。易烊千玺惊喜的看了他一眼,又笑开了,天真无邪的样子,王俊凯心里猛的沉了一下。

“走。”易烊千玺没发觉王俊凯的愣神,就看见对方伸手捞过他手中的塑料袋子,“我帮你拿。”

“啊?”

“啊什么啊,快点带路。”王俊凯不耐烦的拍了下他的后脑勺。


“哦哦。”易烊千玺做出一个起跑的动作,腿刚刚向前一步,就被王俊凯拉住了手,对方若无其事的瞪他一眼,“跑什么跑,一起走。”

那时候易烊千玺还不懂什么叫口是心非,只觉得他捡的这个哥哥,虽然脾气臭一点儿,但还是很贴心的。


易诚宇也是刚刚从公司回到家,就看见自己儿子牵着个比他高一头的小男孩站在家门口,有些疑惑的走上前,摸摸易烊千玺的头。“烊儿,这位是?”

“爸爸。”易烊千玺抬起头,又看了眼站在自己身边默不作声的王俊凯,推了他一下,“他叫王俊凯,我捡来的哥哥。”

“捡,捡来的?”易诚宇扫了眼王俊凯,后者淡淡的弯了下腰,叫了声叔叔好,皱了眉又补充到,“我叫王俊凯,初次见面,给您添麻烦了。”


易诚宇是易新集团的董事长,易家家大业大,不会计较家中多双碗筷,权当做善事了。王俊凯很是顺利的就住进了易家,易夫人旁敲侧击问过他身世和家庭背景,王俊凯只说自己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易诚宇虽不信,但看那孩子冷静又寡言,也对千玺很好,就没再说什么。易烊千玺不知道王俊凯身世,他只当他是个哥哥,他的朋友玩伴和家人。王俊凯又生的漂亮,桃花眼看谁都是如水般多情,笑起来小虎牙一露,瞬间秒杀一众妇女。易妈妈多了个儿子,喜欢的紧,待他和易烊千玺一样。什么东西都是买两份。

王俊凯的卧室在易烊千玺隔壁,晚上总能听见易烊千玺有意放轻的脚步声,然后门开一个缝子,一个毛绒绒的小脑袋探进去。

“你干嘛?”王俊凯坐在床上,床头灯开了一盏,他笑容隐在黑暗里,语气还是冷冷的。

“没。”易烊千玺站在门口,连连摆手。

“呵。”像个小贼一样,王俊凯轻咳了一声,“你过来。”

易烊千玺走过去,“凯哥哥,你真的失忆了吗?”


王俊凯稍稍愣了下,紧接着抬手把易烊千玺拉上床,对方觉得莫名其妙挣扎了几下,无果。易烊千玺气呼呼的看着他,“你干嘛?”

“睡觉,一起。”王俊凯言简意赅,关了灯。


易烊千玺瘦,太瘦了。王俊凯的手搭在他腰上,觉得硌的慌,他有点不悦的皱了皱眉,把易烊千玺那边的被子掖紧了些。


窗外是北京飘雪的冬天,凛冽的寒风拍打着玻璃窗,被绚烂的烟火声掩埋。

新的一年,要来了。


2.你知道我的秘密

“我说,你别再跟着我了!”王俊凯停下步子,侧头去看跟在他身边的易烊千玺。

“你把手套戴上再出去。”易烊千玺手里捏着一副米白色手套,抬头看着他。

“不戴,好娘啊。”王俊凯转身想走,被易烊千玺拉住,死活动不了,无奈下拿过手套。“你小屁孩怎么劲这么大。”

“嘘。”易烊千玺突然警觉的看向四周,“别说话。”

“怎么.....”

易烊千玺小跑到一棵树下,王俊凯也紧紧跟了过去,看着对方一点一点抛开积雪,露出一个盖着脏旧毯子的纸箱。纸箱子里扑通扑通的,易烊千玺小心翼翼抱起箱子移到一块干净的土地上,打开箱盖,一个米白色的小东西蜷缩在里面,睁着晶晶亮的眼睛打量着他们。


“奶猫。”易烊千玺有点儿激动的把小东西托在手心里。“你要摸吗?”

王俊凯退后了几步,满脸写着拒绝,“不要。脏。”笑话,他一个处女座,摸一只野生猫,可能吗?

事实就是,可能。


易烊千玺眼中的光暗了下去,他轻声嘟囔,“明明很可爱。”

“我摸,就一下。”王俊凯咬了下嘴唇,伸出手在猫背上呼噜了一下。小猫的身体热热的,像是第一次见易烊千玺时他被抓住手时的感觉。


“我说,你不会想养吧?”

“可以吗?”

“我.....算了,你养吧。”王俊凯再一次缴械投降,他面对易烊千玺期待的小眼神,总是要违心做出决定。


那只猫也被易烊千玺捡了回去。像是第二个王俊喵,可猫是单纯的,他没有什么别的心思。王俊凯摸了摸口袋里震动的手机,转身消失在街角。


王俊凯的13岁14岁15岁生日,都是在易家过的。易烊千玺陪在他身边,微笑着唱生日歌,烛火照亮了他日渐秀气的脸。王俊凯不知为何,就很安心。他性子一直傲气,不愿与人来往,可见易烊千玺第一次,他没觉得反感。


16岁生日,易烊千玺送给他一把吉他。他路过乐器店时多次驻足想要买下的那把。易烊千玺太细心了,他总是关心着自己的一切小心思。王俊凯抱着吉他,一只手握着拳,指甲掐进了肉里他没觉得疼。

或许一开始,他就不该走进易烊千玺的生命里。


第一次,冻成冰的心脏有了一丝裂纹。


易家在吃晚饭时没太多规矩,一家人喜欢随意聊点儿什么,王俊凯一般不怎么说话,只是静静的听。易烊千玺也不说话,就剩易诚宇和易夫人聊一些公司的事,易夫人原本也是掌管集团人事部的女强人,后来为了照顾家就退了下来,但还是会帮易诚宇出些主意。

这天晚上吃饭,易诚宇说起了王氏集团收购的事情,易烊千玺发现王俊凯的动作僵了一下,他有些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可后者完全没感觉到他的目光。

“所以王氏集团真的是你们收购的?”王俊凯破天荒的,第一次在餐桌上开口说了话。


易诚宇停下筷子,侧头去看王俊凯,“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来了?有跟我学管理的想法吗?”王俊凯的理智和沉着,易诚宇一直很看好,他有带一带王俊凯让他以后进公司的准备。突然听见他问这个问题,还以为他也有这个想法。

“不是,就问问。”王俊凯放下手里的筷子,起身离开,“我吃好了。”

易烊千玺停了几秒,也跟着他离开了。

王俊凯没注意到他,走到后花园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易烊千玺倚在墙边,听见了王俊凯叫那人“刘叔”。所以,王俊凯没失忆,更不是无家可归?易烊千玺不小心踢到一个毛绒绒的小东西,低头看见猫缩在墙角。猫的叫声王俊凯刚刚挂了电话就听见了,易烊千玺想跑走,却被对方一下子按在墙上,“你听见了?”


“没,没有。”易烊千玺在说谎。

“千玺,你都听见什么了?”王俊凯像是引诱水手撞上礁石的美人鱼,“告诉哥哥,好吗?”

看上去深情无比的景象。

易烊千玺深呼吸一口气,才淡淡开口,“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其实易烊千玺只是知道了王俊凯有家庭这件事,但那只是冰山一角,隐藏在深海里的秘密,天亮时就会浮现。


3.我不再天真,拜你所赐

“你在看什么?”刚刚从楼上下来的王俊凯穿着米白色高领毛衣和灰色家居裤,17岁的少年无论是身材还是容貌都完美的无懈可击。他走向站在沙发旁的易烊千玺,后者把刚刚看的东西很快藏在了身后。这引起了王俊凯的好奇心。

“一会儿我们去哪儿吃,今天爸妈不在家。”易烊千玺有意的岔开了话题。

“情书?”王俊凯指了指他的身后,“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不是,当然不是。”

“那你藏个什么劲儿?”王俊凯又开始皱眉了,他转身离开,易烊千玺瞬间松了一口气。可王俊凯这招声东击西用的太巧妙,易烊千玺刚放松,王俊凯就一把抢走了他手里的报纸。

“你!”

“报纸而已,你紧张什么?”王俊凯快速浏览了那张报纸,然后在看到版面上“王氏集团破产,王齐忠及其夫人于凌晨两点在家中自杀”后,王俊凯的目光涣散了一下,又很快聚集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易烊千玺,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对吧?”王俊凯捏住他肩膀,力气大的像是要捏碎他。

“对。”易烊千玺不敢看他,就低下头,“对不起。”

“你为什么不揭穿我?你就不怕我报仇吗?”王俊凯以前最害怕易烊千玺眼圈红的模样,现在王俊凯最恨易烊千玺眼圈红的模样,可怜兮兮的,装给谁看?“易少爷,你说话。”


“王俊凯我知道是我爸爸害的你们家破产,我很抱歉。但我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我....我原本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我.....”

易烊千玺一句话也说不下去了,他这两年,拼命的对王俊凯好,他知道他爸爸收购了王氏集团,他也知道王氏集团四年前的财务漏洞不是偶然,他知道了,可那有怎样?即使他比一般孩子要成熟要聪明,可他也没办法改变。他什么也做不了,但他依旧感谢上天让王俊凯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你去哪儿?”易烊千玺看见王俊凯上了楼穿上了外套,对方的眼神比以前更冷了,他手里捏着一个档案袋。

“你觉得我还能和杀父仇人的儿子住在一个屋檐下和平共处吗?”王俊凯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易诚宇使得什么手段盘下的城西的那块地,他自己清楚。你转告他,我会用同样的手段,让他尝到绝望的滋味。”


易烊千玺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沉到了冰底。

杀父仇人。

五年的时间,五年的感情,只因王俊凯这一句话,仿佛一切都是幻灭。

“易烊千玺,你就当真不拦我?”王俊凯觉得自己可笑,他想看见易家败落,让易诚宇尝尝妻离子散的滋味。他从一开始,就是带着目的来的。他利用易烊千玺的天真,轻易进入了易家,此后他一直在收集能让易诚宇倒下的证据。现在呢,他听到爸妈自杀的消息,为什么反倒松了一口气。他是不想报复了吗?易家对他好,是真好,他甚至一再怀疑,易诚宇是否真的像他爸爸说的那样,老奸巨猾心狠手辣。他从小是一个人长大的,爸爸妈妈很少回家,有时候过年他也是独自一人。但突然有段时间,爸妈在家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后来他才知道是因为王氏集团面临破产,公司没法再呆下去。他妈妈紧接着又被查出来心脏病,王齐忠一咬牙决定带着妻子去美国疗养,留下刘则安在国内保护王俊凯。

王俊凯缺失的亲情和爱,却在他狠的牙痒痒的人那儿得到了。

只能说命运给你什么,谁也不会提前知道。


易烊千玺摇摇头,“哥,如果那样做可以让你觉得舒心,那我不拦你。”

王俊凯想,其实只要易烊千玺拦他,他可能就会放弃搞垮易诚宇的打算,然后一走了之,两家老死不相往来。可易烊千玺非但没拦他,还说了这样的话。


“易烊千玺,你就真以为我不会下手对吗?”王俊凯提翻了鞋柜子,上面的镜子碎了一地,他生气愤怒不甘还有怨恨。

他为什么要遇到易烊千玺,如果当初他没有遇到他,他就不会萌生想要利用他进入易家然后报仇的念头。

他没有遇到,易烊千玺就还是那个活在干净游乐园的天真孩子。14岁或许叛逆或许爱玩,他不需要承担这么多。王俊凯想要放弃的理由还有一个,就是他活生生把属于易烊千玺天真无邪的童年搞得糟乱不堪。他用五年时间,欺骗了易烊千玺的感情,逼的他直面这个黑暗的世界。

够了,真的已经,足够了。


易烊千玺回答他的,只是一个羸弱受伤的背影。他长高了,西瓜头也已经变成的现在清爽的短发,眉眼精致的像画,只有那对梨涡还保留着一丝纯真的味道。


王俊凯突然就有股冲动,他冲到易烊千玺,第一次大声的吼他,“你他妈为什么还这么天真?你他妈为什么总是这么迁就我?”


易烊千玺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我已经不再天真了,这都是拜你所赐。至于我为什么迁就你,我也不知道。”


他不知道,那是一种游走在边缘的感情,在他心里不断涨大,生根发芽,最终变成心头一根倒刺,以后每每想起那个人,那张脸,就疼的撕心裂肺。


4.你别来,我无恙

王俊凯最终还是放弃了把那份证据曝光于大众。刘则安给他了王齐忠留下的遗书和一部分遗产,王齐忠希望他放下恩怨然后去美国读书,轻轻松松的活下去。哪怕是商人,再无情再重利,他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生活,而不是每天活在仇恨中。但王俊凯从遗书中发现其实当年王式破产并不是只像表面看到的这样,应该说是,另有隐情。王俊凯在此后也一直在暗中调查这件事。


王俊凯在美国上大学,刘则安一直在他身边陪着他,他的命是王齐忠救下的,他用了后半生去还。王俊凯大四的时候,刘则安已经久卧病榻,他最后把王齐忠当年留下的所有财产都移到了王俊凯名下。同时他还说了当年王齐忠自杀的真相。王俊凯这才知道,易家非但不是仇人,最后还救了整个王式集团。


十年前,北京城三大商业巨头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除了易诚宇的易新集团和王齐忠的王氏集团,还有白守的华庆集团。白守当年和王齐忠有过合作,但白守这个人为人狡猾又艰险,为了谋利不惜触犯法律。王齐忠暗中调查白守的华庆集团,发现他和国外富商有密切联系,华庆集团旗下的制药厂为了争取最大利益,生产黑心药品。或者直接从国外大量进口他们的次品。发现这事之后王齐忠取消和白守的合作,让白守一下子损失了不少,之后白守又发现他掌握了自己的秘密,于是借易诚宇之手将他扳倒。


易诚宇一直处于被动,最后才知道真相,但那时王齐忠的王氏集团已然破产,而且欠下不少外债,易诚宇收购了王氏,将王齐忠所欠的外债全部还完。白守心狠手辣,但易诚宇的财力和势力在他之上不好动手,而王齐忠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不对,他还有白守的秘密。王家的那场大火,是为了保住王俊凯的命。


三年后。


易新集团面临破产的新闻连上了一个星期的头条。易诚宇知道是白守搞得鬼,白守暗中操控股市,再加上有国外财团的帮助,易诚宇根本就斗不过他。易烊千玺还太小,董事会一直不肯承认他的董事长位置。再加之他近些年身体大不如前,眼看着易新集团亏损却无可奈何。


撤资太过严重。

外界称易新集团快要像王氏集团当年一样一夜之间从宝地变为废墟。

就在外界媒体几乎笃定易新集团面临破产的时候,突然美国KJ娱乐公司的董事长回国带来了1个亿来投资,笼罩在阴霾下的易新集团一夜复活。一个星期后华庆集团董事长白守被曝光地下进行黑色交易,勾结国外财团侵害国民。

据说KJ娱乐的董事长年仅25岁,从不参加任何商业活动,一直隐在幕后。谁都没见过他的真实容貌。

易烊千玺已经坐在办公室里想了三天了。他是死活想不到到底是谁这么好心一下子注资这么多钱,直接救活了易新集团。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揉着眉心,沉声道,“进来。”秦迟走到他跟前,“易总,KJ的董事长说想见你一面。”

易烊千玺差点跳起来,甚至在签合同和入股大会的那天,那人都没出现,只派了自己的助理去。他越想越觉得蹊跷,到底是谁,为什么始终不露面。他看了眼秦迟惊讶的眼神,轻咳了一声,恢复了以前沉稳的样子。

“排到行程里吧。”

“可是......”秦迟面露难色。

“可是什么?”易烊千玺整理好文件,看了眼表,“没什么事的话,十五分钟后的董事会你先去准备吧。”


“易总,他已经来了,正在贵宾室等你。”秦迟一咬牙,就说了出来。


“来了?”易烊千玺也为难了,那可是恩人啊,不去看总不好,可是董事会还有15分钟开始,那些老狐狸本身就看他不爽,如果失约的话以后会更难办。


“那我先去看一下吧。你让Mary尽量拖时间。”

易烊千玺整理了一下西装,安排好后就直接去了五楼的贵宾室。

推开门的时候,他看见一个高瘦的青年背对着他在看落地窗外的风景。他穿着米白色长款风衣,头发在阳光下有着暖黄色的光晕。关门声响起,他回头,易烊千玺看见一张久违的面容。


“好久不见,千玺。”

王俊凯微笑着,一步步走向他。

“王俊凯?”

易烊千玺话音刚落,就被拉进一个清香温暖的怀抱里。

“再叫一声凯哥哥吧,好久没听了。”王俊凯的声音落在易烊千玺的耳朵里,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其实当年我还有一个秘密。”

“什么?”

王俊凯松开他,一只手在他头发上揉了几下,“喜欢你。”

他吻上易烊千玺的唇,用那对虎牙轻轻磨蹭对方精致的唇珠,“以后你还要天真,”王俊凯轻声说,“我负责有邪。”



易烊千玺被吻的喘不过气,王俊凯吸走了他全部的氧气,他难耐的动了一下身子,“王俊凯,你,等会儿,一会儿还有董事会。”

“你叫一声凯哥哥,我就放开你。”王俊凯开始耍无赖,他说,“你不叫我就亲你。”


易烊千玺红着脸,迟迟不愿叫,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儿了,现在再叫也太羞耻了。


“你叫不叫?”王俊凯亮了亮虎牙,威胁他。

“你变了王俊凯。”易烊千玺发现以前的老虎现在变成了大猫,他一时有些难以接受。


王俊凯哼哼两声就要吻他,易烊千玺眼一闭,“凯..哥哥。”

唇上贴上一个温润的触感,他听见王俊凯说,“你叫了,我更想吻你。”





end.





开年“巨制”,感谢评论红心蓝手❤


















评论(59)

热度(680)

  1. 可乐Amo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