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最长的电影

            最长的电影

*  伪.现实向
*  故事也只是故事



1.


已经是晚上11点了,距离从剧组收工回到宾馆过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里,据马俊的统计,王俊凯光明正大亦或悄悄咪咪的看手机的次数多达三十次。一个典型的洁癖症晚期患者,王俊凯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使命,他洗澡只用了不到20分钟,出来时马俊似乎看见了他头发上有些泛白的东西,那是什么,或许是泡沫?目击者被自己的想法给吓到,心脏颤抖了几下,用极力压制住颤音的声音问,“一会儿还有什么的电话会议吗?”



“嗯?”王俊凯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他,“当然没有。”

“那.....”那你在等谁的电话。马俊话未出口,微信视频的提醒音乐便欢快的堵住了他的嘴。


“哎,易易哦。今天的视频晚来了近一个小时呢!”

王俊凯躺在床上抱着枕头,下巴搁在裹着白色细绒毛衣的胳膊上,笑的桃花眼眯起来,长睫毛扇面似得搭在白皙的皮肤上,小虎牙随着笑容愈发的清晰。他捧着手机,屏幕上是网上流传出和他视频的那个名字最长的弟弟,马俊打量了几眼,很懂事的自己退出了房间。



“今天的补习时间比较长,所以晚了。”易烊千玺扎着苹果头,眼下有遮不住的浓重黑眼圈,眼袋比前些天看起来更严重了些。

“啧,又瘦了。”王俊凯隔着屏幕看他,仿佛要把屏幕看穿,“有多吃饭吗?我给你寄的营养品你吃了没?现在别急着减肥听到没,高考完再说。”王俊凯唠唠叨叨的,像个老妈子。易烊千玺揉着太阳穴,嘴里嘀咕着什么。



“什么时候才能见你啊,好想你。”王俊凯用手指戳屏幕中易烊千玺的脸,笑的有些撒娇的意味。


“傻子。”易烊千玺笑着说他。

“你不想我吗?你不想我吗易易?我好伤心我好难过啊!”老王把在北电学的知识一股脑的用在了调戏易烊千玺身上,可怜兮兮的模样想是犯了错被易烊千玺训斥后的石榴和二十。


“王俊凯你都是个大学生了你有点儿那啥数吗?还卖萌?”易烊千玺弯腰把石榴捞起来抱在怀里,抓着它的小肉垫给王俊凯打招呼,“来,给你小凯叔叔打招呼。”


“易易你可以的,石榴叫王源儿还叫哥哥呢怎么到我这儿变叔叔了?”

“99年的老人家,你和我们有代沟。”


两个人插科打诨近二十分钟,易烊千玺被迫着睡觉才匆匆挂了视频。马俊进来送改过的剧本,看见王俊凯一边哼着歌儿一边刷微博,损了他两句把剧本递给他又出去了。


他带了这么多年的孩子什么样儿他不是不知道,王俊凯和易烊千玺的关系有多好他也不是不知道,可偏偏他心软呢,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想着孩子们都是懂事儿的不会出差错。可今天这会儿王俊凯的表现,太明显了,眼睛里语气里还有快要溢出心脏的那些感情,藏不住了。


刚刚出去又折回来了,马俊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王俊凯几句的。

“怎么了?还有别的事儿吗?”王俊凯正准备睡觉,看见站在一边的小马哥,愣了下。

“小凯,你现在已经成年了,很多东西你都明白,如果一旦有差错,对你和他,都是极坏的影响。还有,过几天你回重庆的飞机和洛倾冉的是一班,制作方想在电影上映前再炒作一下,你们两个在飞机上爱怎么样都行,但走机场的时候一定要显得亲密一点儿,听见了没?”


“为什么,公司不是一直不喜欢捆*绑cp这种事的吗?”王俊凯听完了马俊的话,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冷水,顿时睡意全无。


“那是以前,小凯,年龄已经不再是你的挡箭牌了。”


马俊说完就走了,王俊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竟然失眠了。窗帘也没有关上,楼层很高,玻璃窗外天边的晨曦逐渐明亮。王俊凯摸过手机想要看时间时,微信聊天提示让他差点忍不住酸了眼睛。


凌晨五点。【你一定还在睡,那我悄悄来给你说句话。王俊凯,我也很想你。】



这也太折磨人了,王俊凯想,易烊千玺这家伙,等他见了他一定要挠他痒。




一夜没睡的后果,是第二天拍戏时王俊凯的种种不入戏和没有投入感情,导演是个大牌的,不管你流量不流量的,照训不误。王俊凯连连说抱歉,并且保证一定会尽快进入状态。


马俊给他冲了杯咖啡,递给他时翻了个白眼,“小祖宗你昨晚上干啥来,你照照镜子,都快赶上国宝熊猫了那黑眼圈。”


“还不是怪你,说那话说的我睡不着了。”王俊凯吹了吹咖啡,小酌了一口,烫的直吐舌头。


“得,我哪儿知道你这么不隔说呢!”马俊给他往咖啡里兑了点儿凉水,催他赶紧喝喝完去看监控器。


王俊凯把自己在北京的戏份给拍完时气温都已经开始回升了,之前还要穿厚棉服的,现在已经可以穿单外套了。他和洛倾冉的座位就隔着几个,但王俊凯为了逃避和她说话,一上飞机就戴上眼罩开始补眠,一觉睡到飞机降落,期间醒了三次又硬生生被自己逼着睡着了,坐在旁边打游戏的马俊看出端倪踢他几脚,他不以为然的继续装死。


“一会儿别任性,小心又被徐姐骂。”马俊把手架在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王俊凯不以为然的摆摆手,说自己会尽力。


洛倾冉文文静静的跟在王俊凯身边,两个人一起下了飞机,期间说几句话,光景倒也是和睦的。俊男靓女嘛!一走到机场,粉丝立刻一片骚动,但突然迎面而来的红色应援条幅吸引了王俊凯的目光,他刚想问马俊今天还有其他明星吗就看见迎面走来的易烊千玺,手脖子上还绕着几圈佛珠,破洞牛仔裤和大红色卫衣依旧个性鲜明。


不知是不是粉丝里混入了两个人的西皮粉,王俊凯清晰的听见了一声高八度的女声,“凯千双人机场了!!!!”


王俊凯确定这句话易烊千玺也听见了,对方抬起头,目光正对上他的,有一瞬间,王俊凯有一丝心虚。洛倾冉还小鸟依人的跟在他身边,他手里还提着洛倾冉的墨色包。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王俊凯几乎要冲到易烊千玺身边去解释,可他被马俊从后面拉住了袖子,然后易烊千玺朝他点了下头,径直走过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王俊凯还未来得及看一眼易烊千玺脸上的表情,就被大批的人流挤得不得不向前走。



好容易走出了机场,刚刚上了车,王俊凯就彻底爆发了。“马俊你说,你们是不是故意的?怎么千玺今天有活动还和我航班时间一样这事儿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哎呦祖宗你别嚷嚷,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千玺今天的航班延迟起飞近两个小时的。”马俊揉着眼睛,不想去看王俊凯几乎要冒火的眼睛。




“狗屁延迟,你看易烊千玺那样子像是在机场等了两小时的吗?”王俊凯坐在狭小的车后座活动不开,气的把手机一扔,像是要把屏幕上新鲜出炉的“王俊凯易烊千玺疑不和”的新闻一股脑丢出眼睛。


车里的空气一下子凝固,司机师傅默默的把音乐也关了。王俊凯耷拉着脑袋,把帽子盖上眼睛,叹了口气。


去到公司的时候徐雪已经在等了,看到王俊凯慢悠悠的走进来,狠狠的瞪了一眼他身后的马俊。会议室里一堆人等着,他们可好,还不紧不慢呢。


会议内容一直都很无聊,王俊凯坐在转椅上也不老实,直到制作方提出要他和洛倾冉上一档情感类综艺,为影片上映预热。王俊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彻底被激发出来,他坐直了身子,似笑非笑的盯着那人看,“怎么?你是信不过我的人气还是信不过你自己的眼光?”


对方被他的话噎住,心里不好受,公司内部的人让王俊凯态度好一点儿,反而适得其反,王俊凯一拍桌子站起来,丢下一句“大不了解约”就潇洒走人。马俊跟出去拦他,被他一把推开,“我受够了,从前我小,王源儿小,我们俩被公司当捞钱的工具,各种炒作,最后呢?你看看我和王源儿,我们在镜头前连怎样相处都不会了!这是因为什么?你不知道吗?”


“现在我有自己的思想,我不可能再像个工具一样被人利用。”王俊凯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容里掺杂着许多别的情感,愤怒还是释然,马俊读不懂。




“可,小凯,你还记得你的梦想吗?你只要还待在这个圈子里一天,你就要学会忍受。”



王俊凯的脚步停顿了一下,接着是他更加坚定的背影。





2.



易烊千玺待在北京的公司宿舍里补课,他看了手机里王俊凯近期的行程,还比较满。上一次在机场偶遇之后他们已经有十多天没有联系,洛倾冉的事儿胖虎和他说了是上层的意思。易烊千玺也不是不明白的人,王俊凯如今已经成年,绯闻这种事情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但他那天看见王俊凯身边跟着个女人,心里还是像被冰凌刺破了一样的生疼。伤口再洒点儿柠檬水,又疼又酸。



回过神来的时候易烊千玺手里捏着好几张电影票,他记得当初陪王俊凯一起偷偷摸摸跑出去三刷《你的名字》,到最后他几乎能背下来台词,看着身边王俊凯还伸着脖子看的认真也不忍扫他兴,在玉米花喷香的放映厅里,他昏昏欲睡,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他的。他不敢睁眼,因为他怕那是梦。一场华丽绚烂却孤独的梦。



每一部电影的结局他们都缺席,因为在放映厅灯光亮起前,他和王俊凯要趁着人们的注意力放在影片上时赶快跑路。晚一会儿就会造成这里交通拥挤更或踩踏事件。



石榴趴在桌子上眯着眼小憩,易烊千玺揉了几下它的脑袋,换来了几声温柔的哼唧声。手机突然震动,他接到了王俊凯的电话,对方的嗓子有点儿发哑,他说,你开一下门千玺,我忘带钥匙了。



在易烊千玺诧异的目光下,王俊凯提着行李箱进了门,换好鞋子,连大衣都没来得及脱,就一把把易烊千玺拉进了怀里。还带着外面冷气的怀抱冰的易烊千玺有些难受,他动了动身子想要挣脱,被王俊凯按住了脑袋,对方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声音闷闷的,“别动,让我抱抱你。”




约摸过了近五分钟,王俊凯才松开他,眼圈有些泛红,眼底的乌青严重,昭示着他睡眠不足的后果。


“怎么了?”易烊千玺给他倒了杯牛奶,小心询问。


“没有,就是,很想你。”



王俊凯最不会骗人了,他一骗人就眼神闪躲,手指无意识的纠缠在一起。易烊千玺笑着摸他的耳朵,忽略了王俊凯刚才所有的小动作。



“我已经想好了,报志愿的话就和你一样吧。”易烊千玺故作淡定的说着,用余光瞥见了王俊凯笑成一朵花的脸。


“终于想通了你。”王俊凯一激动猜到了围在他脚边的二十的尾巴,二十喵呜一声,凄凄惨惨戚戚。


“傻子。”

总归还是想离你更近一些的,王俊凯。



从12.3岁就习惯了身边有对方的日子,那些如两只影子般的岁月,记忆像是最长的电影,长到他们都认为不会有落幕的那一天。也不是没想过分离,但都在用尽全力的争取再靠近一点点的希望。就像现在,易烊千玺想要报考北电,那个有王俊凯气息的大学。



“到时候真的是学长了,千智赫学弟。”王俊凯看着他笑,那笑容多年未变的纯粹,看着王俊凯的眼睛,易烊千玺似乎找到了会如此喜欢他的原因。那双眼睛,明明多情如满藏一汪春池,却在看向你时眼眸中只倒映出一个你,莺歌燕语都失了色彩。


“加油,我会等你。”


“好。”




在去公司商讨填报志愿的前两天,易烊千玺接到了马俊的电话,才明白了那天王俊凯为何那么反常。


“你是说,王俊凯和公司赌气了?”

“他那天在气头上,话说重了,其实去道个歉就没事儿了,可小凯这孩子倔的很,现在公司把他所有的项目都停了。”马俊有些无奈的说。

“那他现在,在哪呢?”易烊千玺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来,却突然想到王俊凯应该不在北京了。


果然,他已经回重庆老家了。


“千玺,我说实话,王俊凯把你看的太重了,重的甚至超过了他从小到大的梦想,你的一举一动,都影响他。这样,对你对他对谁都没好处。你现在还小,你应该为了以后的路想想。我知道我怎么劝王俊凯他都不会听,但千玺,你一直成熟稳重,这次,我希望你能放过你们的未来。”


马俊把犹豫了很久的话说出了口,心里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他知道这样对易烊千玺很残酷,但,王俊凯那块顽石,只能靠易烊千玺去解离了。



两个人一路跌跌撞撞的走来,抖落了满身的星光,自以为可以长长久久的伴在对方身边,无论前方怎样荆棘遍野,都将拥有来日方长。可现在呢,现实给他们糖又给他们巴掌,把人搞得晕头转向,爱情和梦想,到底应该如何掂量。




易烊千玺失眠了。



一闭眼就是大片大片的云或者青色如碧玉的湖泊。他被窒息感给压醒,在夜里忽然坐起来,听见有人对他说,“你得往前跑啊,你往前了,王俊凯才能拥有他的似锦星途。”


那些年看过的电影,说到底结局都是派大星和海绵宝宝成了好朋友。




他想再和王俊凯看一次霸王别姬,看一次春光乍泄,看一次重庆森林,看那些他们以前看过的,却没看懂的片子。



虞姬丢了霸王,何宝荣丢了黎耀辉,而他,下定了决心要把王俊凯弄丢,以后指着快要过期的凤梨罐头独自过活了。






易烊千玺给王俊凯打电话,说,“就算是为了组合的十年,也请你去和公司道个歉吧!”




3.

去公司确定志愿填报的那天,胖虎帮他整理衣领,抬头正对上他的眼睛,易烊千玺琥珀色的眸子里晶晶亮,鼻尖泛红。

“虎哥,我想报上戏。”

胖虎听完他的话,脸上惊讶的表情和几乎可以塞进一个拳头的嘴巴让易烊千玺忍不住有点儿想笑。

你看,连何其龙知道这个消息时都惊讶成这样,那王俊凯呢?王俊凯如果知道了,八成会揪着他的衣领逼问他为什么要毁约。易烊千玺吸了口气,露出一个梨涡清浅的笑容,“有时候也很向往魔都那种极尽奢华的城市。”


“你,徐姐他们知道了吗?”胖虎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还没,今天去就是要说这件事。”


“你知道,千玺,我们公司现在的势力还触及不到上海,你在那儿发展,远不如留在北京。再说,王俊凯他......”

“好了我知道,可我还是想去那儿。”易烊千玺打断他的话,把佛珠在腕子上绕了几圈,“走吧,出发。”



一进公司就看见刚刚从会议室出来的王俊凯,对方看见他老远就笑的藏不住虎牙,走到他身边时吹了声口哨,“哟,学弟,学长等你哦!”



易烊千玺愣了一下,也笑了,说,“好,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他这话不知是对谁说的,或许是对王俊凯后面的马俊说的,王俊凯没注意到他眼神的飘忽,又和他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



真对不起,他想,可是,王俊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因为我你离你的梦想越来越远,因为我你受那如刀的流言蜚语,因为我你不能成为你偶像那样优秀的艺人,虽然我知道你不怕,但我不能。不能毁了你。





徐雪虽然对易烊千玺想报上海戏剧学院这件事有所不放心,但最终还是答应了。因为他去了那边正好可以为公司开拓地盘的想法先探探路。商讨完报志愿的事,公司便把易烊千玺所有的行程都推掉或者是延后到一个月后高考完。他开始正式闭关,手机不常玩,但在新闻上总可以看见关于王俊凯的事。比如他又去哪里拍什么戏,或者又回学校上课了云云。大学生王俊凯,日子过的还真清闲,易烊千玺看见王俊凯回学校上课的路照,戴着黑色的口罩,遮住了大半的脸,只露出一双极具韵味的桃花眼。




考完那天下午天气炎热,他走出考场,看见身边的人表情不一,却没有一个人是盯着他看的,那是第一次,他这张脸对其他人没有任何吸引力。他舒了口气,出校门时遇到大批记者,纷纷询问他感觉如何。他太累了,只说了句,“就考试啊,感觉还行没有很紧张。”其实紧张的手心里都有汗了。



一直睡到晚上九点才起来,看见楠楠坐在他床边看图书,小脑袋低垂着,仔细看才发现是睡着了。易烊千玺轻声笑,把小家伙抱起来放在床上,给刚充满电的手机开了机,然后就看见了二三十条未接来电,有王俊凯的有王源儿的还有一些好哥们儿的。


他先给王源回了电话,那边一接通就是高八度的薄荷音,听上去倒像是他考完了而不是易烊千玺考完。


“小千千,出来唱歌啊!撸串!一起快活啊!”

易烊千玺憋住笑,沉了声音说,“王源儿是我考完了还是你考完了?你这么开心干嘛?”



“也对哦,你到时候和王俊凯那个没良心的双宿双飞留我一个人在北京呜呜呜,我太可怜了!!!”


“什么双宿双飞,怪不得你语文作文从来都不及格。”


“你源儿哥作文很好的好吗?语死早的是你里凯哥好吗?好的。”王源保持微笑,“得,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出来唱歌,今晚不醉不归哈哈哈哈”

王源的电话挂掉后,易烊千玺的手指在一串“二十一”的未接来电上面犹豫良久,还是按了下去。对方很快接通,“千玺,易易,考的还行吗?”


“嗯,都有复习到。”

“啊我就知道千玺学霸最厉害了!”王俊凯的语气不比王源儿的落后,搞得易烊千玺觉得自己高考完最轻松的是别人一样。


“一会儿去唱歌王源给你说了吧?”

“说了。”

“那等你。快一点哈!”



易烊千玺到的时候王源正站在沙发上很是豪放的唱“死了都要爱”,看见他来,连鞋也没顾得上穿就先给他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想死小千千了!”


王俊凯默不作声的把两人拉开,把话筒塞进王源手里,“你的歌,十七。”


王源讪讪的摸了下鼻子,嘀咕了句什么。



王俊凯应该在他来之前喝了酒,眸子里氤氲着一层雾气,看上去亮晶晶的像是一片浩瀚的星空。易烊千玺忍不住看他,理智又把他拉回去,视线在王源和王俊凯身上去了个来回,刚刚在外面冻的有些凉的手被暖意包裹。


“啧,这么凉啊。”因为离的近,王俊凯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全打在了他脖子上的皮肤上。有些发麻,他的耳根有些红了,好在KTV的光很暗看不出。


易烊千玺微微侧头,却正对上王俊凯含笑的眼睛,想要回过头时却被王俊凯抓住了卫衣帽子上的绳,嘴角蹭过一丝温润的热度,心里整个烧了起来。抓住最后一丝理智,易烊千玺侧开脑袋,回避了王俊凯惊讶受伤的神情。





高考完的行程很满,大多是单人的,国外行程也偏多。出来录取榜单那天易烊千玺刚刚从美国拍完杂志回国,在机场的休息间就接到了王俊凯的电话。让王俊凯没有想到的是,易烊千玺报考了上戏这件事,他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王俊凯带着怒意的声音透过冰凉的金属壳,传进他的耳朵。



“是。”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



易烊千玺握着手机,不知所措,他到底要给王俊凯一个怎样的说法,才能算圆满。


“是公司,还是你自己?”

“我自己的选择。”


良久,静默了良久,王俊凯说,“那我还等你吗?”


几乎是一瞬间,易烊千玺觉得自己站都站不稳了,他坐在沙发上,极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


“不了,小凯,别等了。”

不要再等了,玫瑰园不是真的,小王子不是真的,我们,也终究成不了真的。






4.


在上戏的第一年,易烊千玺选择在学校学习表演方面的知识,除了跑行程和进组拍戏,其余时间都留在学校里。刚开始几乎每天他在学校上课的照片都会出现在微博热搜上,时间久了,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王俊凯渐渐不怎么有时间回学校上课了,他忙着接电视剧接电影出新专辑,想让自己丢在易烊千玺那儿的心脏重新被工作填满。

用手指头数数,有多久没有见面了。易烊千玺想,真的很久了,想念快要把他压的透不过气了,却也只能死扛着。


快过年时回了北京,在家呆了几天。今年的春节晚会还有他们三个,王源在重庆方便读书,而王俊凯举家早就迁到了北京来。闲逛时易烊千玺去了很多地方,国贸,三里屯,西单街,那些曾经走过无数次的地方,时隔一年,却仿佛恍若隔世。仔细想想,大抵是心里的哪一块儿缺了口子,风灌进去,整个身体都被扯的生疼。



接到王俊凯电话的那天,他正陪楠楠看动画片,手机在裤兜里震动了一会儿,他迟疑不决,最后还是接了。


“千玺?”

易烊千玺听出来对方不是王俊凯,倒像是,小马哥的。


“千玺你现在在北京吗?你来一趟宿舍王俊凯今天同学聚会喝多了我弄不了他。”马俊的声音时断时续,还夹杂着王俊凯嘟囔的声音。


“你等会儿,我这就去。”易烊千玺换了身衣服,朝着厨房里正在洗水果的易母喊了声,“妈,我今天晚上有事儿回公司宿舍住。”



“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不行吗?”

“不行,情况紧急我先走了。”易烊千玺随便穿了双运动鞋就下了楼。他刚刚给胖虎打了电话,对方现在已经开着车赶过来了。



他们三个早就不怎么在宿舍住了,只有每年的周年庆排练才会去住几天。现在宿舍里还住着一些师弟,王俊凯这大晚上的喝多了回去指不定有多丢人。胖虎在车上问了他情况,之后只说,“那咱们快去吧。”就加快了车速。





去到宿舍时王俊凯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沿途还有练习生在偷偷看,易烊千玺看那些张望还畏缩的小脑袋,忍不住有点儿想笑。


“不好意思啊,千玺。这么晚叫你来,刚才王俊凯他发酒疯一直在让我给你打电话,我经不住他,唉,算了。”马俊叹了口气,出了房门,把门给关上。


王俊凯的睡颜,还真的是很久没有见到了。易烊千玺坐在床边,原本趴的好好的王俊凯却突然有了感知似得伸手抓住了易烊千玺的手,准确无误的。两个人就十指相扣了。


“千玺,你为什么,要放弃我啊?为什么,要丢下我啊?”


易烊千玺伸手去揉王俊凯皱起的眉,想让对方睡得安稳一点儿,却不料听到了王俊凯的话。很清晰的听到了,他在抱怨他为什么要丢下他。



“小凯,我没有丢下你。我现在,也还是一个人。”

一个人的电影,终究会是悲剧收场。



“我不想,不想,不想你。王俊凯不想要一个没有易烊千玺的人生,你知道吗?”


易烊千玺可以笃定,王俊凯他根本就没有醉。


可他宁愿相信他醉了。


王俊凯借着醉酒的名义,才敢把满腔的委屈和思念说出来。他们都是刺猬,也都是玫瑰,有刺就注定不能彼此温暖了。



易烊千玺看见王俊凯的睫毛上沾了水滴时,他才意识到,那样坚强的王俊凯,他的队长,在他面前,流泪了。


他有多心痛,他就有多心痛。


那么多年,再苦再累。王俊凯作为队长,作为大哥,他都扛着,默默的,一滴泪也不肯掉。而如今,一个将近二十岁的青年,露出了他最柔软的那部分。只因为,他觉得他要失去他了。




如果可以,我是说,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很想和你一起,像粉丝说的那样,并肩成王。


易烊千玺如是想。





王俊凯抓着他的那只手满是汗,黏腻感不好受,却挣脱不开。只得任由他抓着。王俊凯蜷缩着身子躺在床上的样子实在是令人怜惜,像一只猫,受了委屈独自在黑暗里舔舐绒毛。易烊千玺一只手抚上王俊凯的背,一下一下,像是小时候安慰楠楠睡觉那样轻拍着他。



王俊凯把整张脸埋在被子里,嘴唇张合几下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作罢。


【我很想抱抱你,再抱你一次。】

那些藏在心底的想法,都融进了黑夜的风中,无法言语。




5.

春节联欢晚会录制完已经是凌晨,三个人裹着大羽绒服去地下车库,路上还有不少粉丝跟着,易烊千玺和王源走在前面,王俊凯藏在助理之中,默默的走。王源还有心情给粉丝们说晚安,而易烊千玺当下只想回车里补眠。


城市里依旧灯火阑珊,时而有绚烂的烟火在夜空中绽放出各种形状,易烊千玺微微侧头,看见正盯着窗外看的王俊凯,对方戴着耳机,卸了妆的侧颜显得有些疲倦。易烊千玺拿起手机刷了刷新闻,觉得无聊,却看见王俊凯已经拿出手机在和谁微信聊天,他好奇的瞅了一眼,没有被发现。

似乎对方是个女孩子,不然男孩子怎么这么喜欢用那么可爱的表情包呢?易烊千玺抿了下嘴,继续转过头和王源儿讨论八卦。


前几天还说着最喜欢我呢,今天就和小姑娘勾搭上了,这个王俊凯!!


王源闲的没事儿开始在各个微信群里发红包,易烊千玺跟着领了几个。正想去零钱余额那看看数目的时候,一个私发的红包提示跳了出来。



写着【新年快乐】祝福语的红包,点开后是1128,发送人是小凯。



王源去看他手机,正好看见,立刻炸了毛。“行啊你王俊凯,领了我的红包就是不发,搞得和个铁公鸡似得,原来都用来讨好幺儿了。”




王俊凯一言不发继续装睡。



王源儿仰天长啸,“正所谓,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易烊千玺给他发了个666,这才止住了王源的鬼哭狼嚎。




回到宾馆之后王源提议看电影,于是三个人都挤在了易烊千玺那屋。好在床大,不然只是三个人逆天的大长腿,都装不下。王俊凯兴致缺缺的躺在床上,易烊千玺和王源去搜电影,易烊千玺下意识的想重温《釜山行》,可想起王俊凯最怕那个,只好作罢。最后选了个老片子,志明与春娇。刚开始还好,后来剧情越发的朝着少儿不宜的方向发展,虽说他们三个都已经成年,但这样面面相觑的看动作戏,还是有些微妙的感觉。



“要不要换一个?”王源按了暂停,开口询问。



“算了,不看了吧。”易烊千玺躺倒,做出一个准备睡觉的姿势。


“也好,老人家了都是,就是不如以前那样年轻气盛了,睡了睡了。”说完看了眼好像已经睡着的王俊凯,自己先溜回了自己房间,“委屈幺儿了,和你大哥挤挤吧。”




易烊千玺等王源走了,伸脚踹了下王俊凯的腿,“别装了,赶紧回你屋睡觉去。”


“你怎么知道?”王俊凯听闻立刻睁开了眼睛,“新的一年了千玺,我们之间就不能有个新气象吗?”



“不能,没有,没门。”



话音刚落,被王俊凯给封了唇,刚刚刷过牙还存留着清新柠檬味道的唇碾压他最后的一丝理智。

“我不能,不能,毁了你的未来。”易烊千玺使劲推开他,“王俊凯,你往前走,我求求你往前走好不好?你别把时间都浪费在我身上行么?”



被推开的王俊凯愣愣的坐在一边,然后伸手拨开易烊千玺有些长的刘海,“算了吧,没有你的未来,我连梦都不想做了。”



“千玺,我们还有很多个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你想一想,把易烊千玺当做唯一浮木的王俊凯,如果失去了易烊千玺,他要怎样,才能走出阴霾?”



“气球我会叠,玫瑰花我也学会了,可,我再也够不到你的手了。”



“如果我现在重新给你一只手,你还愿意握住吗?”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的眼睛,然后缓缓伸出了手,那双手,骨节分明,好看的很。



一生很短,不过寥寥数十载,与其相互折磨,还不如携手共进。最起码,他们还能在暗夜里做对方的底气。




“我愿意。”


王俊凯的笑容,是冬季里wen暖的光线,瞬间融化了大片的寒冰。




“我是垂眉摆渡翁,却偏偏爱侬。”


评论(42)

热度(568)

  1. 可乐Amo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