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最亲爱的

            

*   现实向×综艺梗
*   我们都知道故事不是真的





是被冻醒的。

寒冬腊月的冷天儿,易烊千玺还穿着多年不改的破洞牛仔。羽绒服落在了刚刚录完节目的电视台,身上就一件不算厚的毛衣。车子里原本开着空调,胖虎不知道抽什么风把车窗开了一点儿小缝隙,冷风吹进来,激的易烊千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小祖宗呦,你老睡了一路了。”胖虎从后视镜里看见动静,忍不住抱怨。“昨天晚上让你别看电影看到这么晚,你看你今天接受采访的时候,有气无力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舞王虚了呢。”


易烊千玺的起床气还没消去,伸手拿了抱枕扔到了前面,正中胖虎先生的圆脸。“得,今天去公司干嘛?有事儿吗?最近不是说要放我假吗?”易烊千玺掰着手指头数,然后躺倒哀嚎,“我都连轴转了三个月了!”



“前几天那个综艺节目,公司觉得你该去历练历练,不然你的综艺感真的要差爆了。”胖虎抱着垫子,翻了个白眼,“祖宗,你看看人家王源儿,现在一个综艺接一个的,你咋就不上进呢!好歹以前一个组合的。”



“您可别提他了,上次邀我去他综艺,软妹币话题榜在微博待了五天,五天你知道吗?感觉可对不起汪老师了。”

易烊千玺特别夸张的说着,然后抬手捂在眼上,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



车子停在公司楼下,易烊千玺对着手机整了几下头发,从车窗户往外看,楼旁草丛前站在几个粉丝,还举着炮。老规矩,胖虎数了三二一,车门开了。他走下去,冷风扑面而来,让他几乎要流泪。三两步进了楼,才好了些。



在会议室里看着经纪人把三本节目流程递给他,有点儿愣,“这次我是常驻嘉宾吗?”易烊千玺一向不喜欢上综艺,所以一直是能不接就不接,真的要接也是去当个三两期的客串嘉宾。



“对,这次要拍两个月,换三个地方。”经纪人说完想了会儿,补充到,“哦对了,我听节目制片那边说这次的嘉宾有王俊凯。”



易烊千玺哦了声,静静的翻看着节目流程表。他对王俊凯的记忆,还留在最后一次组合周年庆。十年还没到,因为他的合约到期也没有继续续约的意思,所以最后一场周年庆就宣布了解散的消息。他还记得王俊凯那天穿着毛绒绒的米白色毛衣和灯芯绒裤子,简简单单的,安安静静的抱着吉他唱了他自己改编的《最佳损友》。灯光格外的柔和,他在后台化妆,听着他唱歌,然后听见了化妆师惊讶的啊声,接着卫生纸就把他眼角和脸颊的泪给抹去了。


他很不愿意承认,但他哭了。


周年庆前几天他还和王俊凯吵架,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他们性格都强势,特别对自己在乎的人,王源像往常一样在中间调和,这次却没什么效果。上台前遇见刚刚下台的王俊凯,对方经过他身边时,小声叫了句“千玺。”



“我在。”下意识的,易烊千玺就这样说了。之前每一次王俊凯生病或者低血糖,总会赖在易烊千玺身边,像一只缠人的猫。他说,“千玺。”易烊千玺喂他吃药或者吃糖,然后回答,“我在啊。”


机械式的翻着纸页,字体像是会游走的蚂蚁,重新排了序,他不得不承认,他什么也没有看进去。直到胖虎的小蹄子在他眼前晃了两下,他才回过神,故作淡定的嗯了声,“就这个吧,我觉得挺好。”


“我也觉得好,旧日队友再聚首,多有看点。特别是你和他不合的消息过去就一直没断过。”经纪人这话说的嘲讽,易烊千玺微微皱了眉,说,“小凯他很好。”走到门口时又补充到,“我们也没有过不合。”




坐进车里,易烊千玺还沉着脸。胖虎时不时看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容易想起了什么,却发现易烊千玺抱着抱枕睡着了,二十好几的人了还像以前一样,张嘴睡。


算了算了,胖虎把话咽回肚子里。默默看了眼手机上刚刚王源发来的短信,要叫千玺晚上去撸串。“对不起喽,源儿。”胖虎小声嘀咕,把毛毯给易烊千玺盖上。




综艺节目的录制地在厦门,易烊千玺在那之前还有一个广告要拍,第一期没赶上。后来才急急忙忙赶过去,正好拍第二期。说来也巧,王俊凯在第一期选房子环节失了误,住在帐篷里,厦门还很热,不像北方已经是干冷的了,蚊子多,咬的王俊凯不行。节目组要顾及这位好容易请来的流量小生,很“公平”的在第二期开始重新做任务选房子。



真人秀就是秀。这话是易烊千玺来时经纪人给说的。


还真是,易烊千玺看了眼旁边的两位,佳禾和顾青辰正对着镜头各种眼神交流,要不是他看见过节目后他们两个连见面都不愿打招呼的模样,估计也要被这波恩爱给喂了狗粮。正发着呆,不知怎么场务的提示牌上就提到了他,他扫了眼,才想起来该和王俊凯打个招呼了。他下意识的向后看,王俊凯站在他斜后方,隔了两个人,他笑了一下,朝他走过去。估计是王俊凯刚才没看见提示牌,表情有点儿惊讶和茫然,当然镜头不会捕捉到,他隐藏的很好。只是易烊千玺和他待在一起这么久,他的每一个细小的动作或表情,他都懂。




“好久不见了。”易烊千玺笑着说,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


后期立刻在这一段加上了背景音乐,很是有心的,加的是王俊凯之前改编的《最佳损友》。



撑场子的话唠李帅立刻调侃起两人事业如日中天红红火火,没有时间兄弟再聚。王俊凯显得没有易烊千玺自在,讪讪的摸着鼻子笑。




不知是故意还是有意,做游戏时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分在了一组,要有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在指压板上跑,用时最少的有优先选择权。


易烊千玺刚想说我背你啊,就见王俊凯很自觉的已经蹲了下去,两只手朝他招了招,“上来。”


也不好再磨磨蹭蹭的了,易烊千玺轻盈跳到他背上,隔着衣料热量互相传递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心里有一块土松动了。像是要长出芽来。



指压板疼的很,易烊千玺明显听到王俊凯倒吸气的声音,忍不住动了几下身子,试图减少自己压在对方身上的重量。被王俊凯沉声提醒,“要想睡大床就别乱动。”


“哦。”易烊千玺闷闷的重新趴好。




凭借腿长的优势,他们顺理成章的第一个选房子。两个人一致决定选2号房,是田园式构造,还有院子。佳禾在一旁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们会选那个刚刚装修好的婚房呢!”说完才觉得这话有歧义,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李帅打圆场说给你和顾青辰留着。全都笑了起来,易烊千玺看了眼王俊凯,对方也在笑,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笑意。


王俊凯,你也在这染缸里,变得随波逐流了。


他想,都是啊,该笑时笑,该哭时哭,谁又会管你是不是真心。





两个人回到房子里,王俊凯很洁癖,所以他们花费了大把时间来收拾房子。床单被罩都要换新的,王俊凯去倒垃圾,嘱咐他把新被罩套好。易烊千玺应了,摸着被子的时候却发了愁,以前,以前一直没套过啊!在家老妈给弄好了,在宾馆不用管,在宿舍......王俊凯给帮着套。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摄像机给他拍了个落寞忧郁的背影,后期给加了字幕【不会套被子的大佬】



王俊凯走进来的时候,易烊千玺还在把被子翻来覆去不知所措。忍不住揉了揉眉心,实则是隐藏眼角眉梢的笑意。



“忘了你不会,我来。”王俊凯很自然的把被子从他手里拿走,空出一只手在他额头上轻弹了一下,“帅傻子这么久了还不会套被子啊?”


易烊千玺自知理亏,站在一旁默默看,“我跟你学。”


“不用,以后我......我是说以后你找个人给你套。”王俊凯差点说错了话,手心里瞬间挤满了汗液。镜头还对着,他怎么又犯了这种毛病。一见易烊千玺就大脑短路。




后期很机智的给加了【大哥劝幺儿谈恋爱了】,末了还给了易烊千玺微微泛红的耳朵一个特写。


等收拾完,已经是下午了,因为中午和早上都没怎么吃饭,易烊千玺有点儿饿了,暗自揉了揉肚子。王俊凯放完行李箱回来正好看见,朝着镜头说好饿啊,想吃东西了。节目组立刻给下发了任务,自己挣钱才能买食物和日常用品。易烊千玺小小的抱怨了一下,表情可爱的不行。王俊凯眼角带笑,应该说,除了刚开始王俊凯的惊讶,这一期王俊凯的心情一直很好。于是节目组又机智了,给加了【因为兄弟的到来一直很开心的小凯】的字幕。





挣钱的途径很多,比如在几年前易烊千玺参加放开我北鼻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翻箱倒柜的找钱。于是易烊千玺又一次被自己的聪明给折服了,王俊凯无语的看着他翻箱倒柜东跑西颠十分钟,最后两手空空。


“走吧,还是街头卖艺比较靠谱。”王俊凯来的时候自己带了吉他,节目组给提供了一套音响设备和话筒。他们出去的时候看见了住在不远处的佳禾和墨熙,两个女生拉着手,看上去像是姐妹。


墨熙在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理想型是易烊千玺,这下子两个人出现的同一档节目里,又是一大看点。佳禾先看见了他和王俊凯,拉着墨熙过去说话,易烊千玺看见对方有些泛红的脸和闪躲的目光,了然。除了出于礼节的问候再无其他。




“我饿了,千玺。”王俊凯像一只讨食的猫,可怜兮兮的撇了嘴角,“咱们赶紧挣钱赶快买吃的吧。”



看着墨熙欲言又止的样子,易烊千玺很感谢王俊凯给他帮了这个忙,于是快速寒暄后拉着王俊凯跑了。




有人点歌,点的青春修炼手册,可两个大男人在大街上跳那个实在不妥,被王俊凯开着玩笑拒绝了。易烊千玺跳了几段舞,王俊凯把新专辑唱了一个遍。最后有人提议要两个人合唱。


“唱什么?”王俊凯来了兴趣。


“告白气球。”那人说。


“杰伦哥的啊,行。千玺你怎么看?”王俊凯一口答应了,接着转头看易烊千玺。



在这短短的几十秒,易烊千玺的脑海中掠过一些事情。16.7岁时在微博上不小心点进的两人的话题和粉丝的期望。几乎是一瞬间,他脱口而出,“那个舞我会跳,要不我跳小凯唱吧。”


然后他转头去看王俊凯,发现对方抱着吉他的手有些僵硬,两个人的眼神交汇,似水天相接的万种柔情都揉了进去。



王俊凯拨了几下弦,试好了音。对易烊千玺点了下头,节目组怕音量不够,又把音响给打开了。反正王俊凯的弹吉他就是个节目买点,至于怎么弹,音都收不全。易烊千玺把双人舞临时改成了单人舞,再加上后期特效,帅的可以。后来两个人挣够了钱,一人买了一个三明治慢慢吃,导演又说今天晚上要睡觉的床也是要交钱的,一张床交500元。王俊凯看了眼手里的600元,说,“千玺咱要一张大床就好了吧?”


“不....”易烊千玺还未来得及拒绝,王俊凯已经朝着镜头说“为了明天的早餐有着落所以我们打算要一张床。”


明显的拒绝又得被传两人关系不好。易烊千玺只好作罢。算了,反正以前没少一起睡过。



年少时住在北京的公司宿舍,易烊千玺喜欢晚上看电影,看鬼片又不敢一个人看。当时王俊凯和他还没关系好到让他去开口,只好去拽王源儿跟他一起。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王俊凯也加入了进来,三个人趴在床上看鬼片,王俊凯被吓的最厉害,还嘴硬不肯承认。当时公司炒他俩的cp炒的正厉害,易烊千玺最喜欢开小号刷微博,看的分析和图片多了,心里就有点儿信了。他看着那两个人打闹,觉得自己和他们始终是隔着万水千山的。


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就在他都已经习惯了人从模式的时候,王俊凯捧着一颗鲜活柔软的心朝他走来,逆着光走进他黑夜未散的生命。


“千玺以后有什么话要讲出来,不要闷在心里。”

“至少保住了千玺。”

“睡不着就数羊,一烊千玺,二烊千玺......”

“玫瑰花还不会叠,气球代替好了。”


“让我们祝千玺幸福。”


原来王俊凯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如此清楚的记着。


晚上摄像机也是要跟着拍的,他们两个躺在床上不敢逾越界限,老老实实说晚安就各自睡各自的了。第二天王俊凯一早醒了,看了看还在睡的易烊千玺,笑着对摄影师说小声一点别吵到他。在场的工作人员都感动了,尤其是小姑娘,都在心里把王俊凯列入了理想型的榜单。



捏着100元去早市买早餐,厦门的小吃很多,路过榴莲酥的时候王俊凯停了下,计算着能买几个。因为物价太贵,最后只买了四个榴莲酥和豆浆油条。回去的时候遇到佳禾和顾青辰,两个人正在为买甜包子还是买咸包子争执不休。看见王俊凯提着的榴莲酥,佳禾说自己很喜欢吃,都到这份上了,王俊凯就无奈的给了她一个。佳禾一边吃着榴莲酥一边好奇的问,“怎么小凯你也喜欢吃榴莲酥吗?”


“不是,是千玺喜欢。”还未等王俊凯回答,一个声音早了他一步。王俊凯这才看见刚刚买完水果沙拉的墨熙。佳禾很是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王俊凯心里有点儿不舒服,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得快速结束了对话。



王俊凯提着早餐回去的时候,易烊千玺正在院子里逗猫,青年蹲在地上,发顶还有睡觉压起来的呆毛。


“吃饭吧。”他走过去拍了下对方的肩,其实是想摸头来着,想了想镜头,放弃了。



易烊千玺答应着,把最后一点儿面包放在手心里,猫伸出舌头舔了几下,倒刺在皮肤上划过有些痒。




之后的节目里墨熙总是在跟易烊千玺搭话,因为拍摄他又不能拒绝,就顺着她聊。要不说节目组很会制造看点,偏偏拍他们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时的镜头。其实他们独处的时候就那几次,都被剪进了片子里。后来节目一播出,他们竟然还有了不少cp粉,虽然知道不是真的,但易烊千玺还是不喜欢。可奈何公司觉得炒作一下也不错,他反抗无效。私底下单独找墨熙聊这件事儿,被拍到反而又成了话题。



在重庆拍戏的王源看到新闻急急慌慌的给他打电话,问是不是真的。易烊千玺解释了一通,王源的电话一挂,就看到了王俊凯刚刚发来的微信。【在忙?】


易烊千玺回了个【不忙,在家休息呢。】


过了会儿,王俊凯的电话就打来了。


“你和那个女人是真的?”


开门见山,颇有王俊凯的风格。




“电话里说不清楚,你把你家地址给我,我晚上去吃饭。”王俊凯看易烊千玺不说话,索性更进一步。




“算了算了,不用了,我们两个真没什么。我可不想再被炒cp了。”


“那你和王源的源千在微博热搜待了五天这事儿你怎么解释?”



这下易烊千玺彻底没话说了。王俊凯这么多年未变的幼稚,他愤愤的把手机扔到沙发上,去冰箱里找酸奶吃。


其实他看见了王俊凯在楼下停车,算着时间,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易烊千玺心里打鼓,怎么还不按门铃?输密码的声音响了又响,易烊千玺索性开了门,王俊凯裹着围巾露出半张脸,手还停在空中没来得及放下。


“进来吧。”易烊千玺侧了侧身子,“不用换鞋。”

“密码换了?”王俊凯在垫子上蹭掉鞋底的尘土,“以前总爱用楠楠生日做密码,我试了个遍,把叔叔阿姨的都试了也没打开。”王俊凯把超市购物袋递给易烊千玺,心想连输我和王源的也都没打开。


“生日太不安全了。”易烊千玺翻了翻袋子,把黄桃果粒酸奶放进冰箱里,“你别总去人多的地方,太危险了。”


王俊凯正洗手,水流声有点大,听不清楚易烊千玺的话,提高了声音问,“什么太危险?”


“去超市,还记得我们两个偷偷溜出去购物那次吗?最后被认出来堵的被迫逃进厕所那次。”

“我让助理去买的,记得你喜欢喝黄桃果粒的酸奶,现在还喜欢吧?”王俊凯答非所问,显然不愿意旧事重提。






晚上是王俊凯做的饭,手法很熟练,不会像以前一样被油烟呛得眼泪横飞。易烊千玺站在厨房门口静静看着,王俊凯又长高了不少,后背更宽厚了,腿还是一如既往的长。白色高领毛衣和修身黑色牛仔像是精致画报上撕下来的一页,此时却陷在这尘世炊烟中。易烊千玺揉了几下鼻子,莫名的情绪又破土而出。太矫情了,那些小情绪,他想。



谁说过,做饭的人往往都没了食欲。的的确确,王俊凯没动几下筷子,一直在看着易烊千玺吃,渐渐露出了虎牙的小尖。





“千玺,我一直想问你,在你心里,我到底是谁?”


王俊凯?大哥?队长?还是.....那些少年时不敢言的,懵懂青春的情感映射者。



“从前,现在,以后,我最亲爱的。”易烊千玺的琥珀色瞳眸映出他有一丝期待的,不安的,闪躲却依旧固执的眼神。


“我们都懂,一直都是。”王俊凯眼中的光暗了又亮,“没有办法给你安稳的未来,我很抱歉。”


“可是有些话我从16岁时就想说。”

“我很喜欢你,不是队长对队员的喜欢,不是大哥对幺儿的喜欢,不是兄弟对兄弟的喜欢,而是,想和你在一起,想在你不安委屈失落时把你拉进怀里的,那种喜欢。”




时间凝固了。


“王俊凯,你的语文进步了好多。”易烊千玺看着对方逐渐变红的脸和耳朵,梨涡深深的。



“别扯开话题,傻子。”王俊凯怒道。



“小凯,密码是921128,一直没换过。”



窗外开始飘雪了,空调发动机的震动声响的人快要耳鸣。


人们说,你来人间一趟,必要翻山越岭的去找寻一个人。他是九月末的风,吹开你轻薄的心帘,他是你梦中的鸟,期待一跳鱼的到来,他是落日余晖中窗外的金粉,他是蝶,他是你的万水千山。


他走近你,伸出温暖的手,握住你颤抖的心灵。




“那天王源说,要办个十周年。”


“我觉得可以。”


“还有,王俊凯,我会等你。”


多年前王俊凯打开黄锐的电脑随意点开了小王子的玫瑰园,他笑的吊儿郎当,说,“等你,我会等你。”多年以后小王子真的来了,他亲吻小狐狸的额头说,“这次换我等你了。”



玫瑰园还在。


独一无二的玫瑰也没有丢。




评论(83)

热度(1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