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拂晓抵达 ·上

                 

*    伪兄弟

那条长达14年的航线,终有降落的一天。



00

易暖提着从楼下买的红油抄手,站在门口足足愣了有半分钟。钥匙插进锁孔,金属摩擦发出细微的声响。房间里没亮灯,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个空了的啤酒瓶。她小心摸索着开关,才发现灯不知何时已经坏掉了,又或者是因为主人没有交电费而断了电。

“千玺。”

她借着月光,看到沙发上蜷缩着的身影。

易烊千玺还穿着那天从王家跑出来时的墨绿色卫衣,帽子很大,他把脑袋整个缩在里面,像只被触碰了触角的蜗牛那样,时刻保持着一种防卫的姿态。易暖找了临时灯,打开挂在墙上,察觉到光线刺激的人在沙发上动了一下,接着又像是枯树一般,静默了下来。

“吃点儿东西吧。你哥让我送来的。”易暖从袋子里掏出保鲜盒,“几天没吃饭了你?”

“不饿。”

易烊千玺闷声道,嗓子里像是被撒上去一抷沙土,声音犹如断了弦的琴,噼里啪啦的断裂了一般。

易暖深呼吸了一口气,用极为平常的语气问他,“你怪我吗?”

你恨我吗?你讨厌我吗?

易暖原本想这样问的。

“没有。”

易暖听到易烊千玺的回答,脑子里紧绷的弦在这一刻终于断裂,她几乎是一瞬间,摘掉了易烊千玺的帽子,也摘掉了他的伪装。暴露在灯光下的是一张憔悴却依旧清秀的面容。眼圈下一抹乌青,嘴唇也干的破了皮。

易烊千玺抬手打掉了还想去摘他眼镜的手,愤怒的吼道,“你要干吗?”

易暖被打落的手臂上清晰浮现出一个掌印,她笑,眼泪却再也忍不住的,滴滴答答的落了下来。


“对不起,姐姐。”滚烫滚烫的泪水几乎要灼伤了易烊千玺的眼睛,他任由着易暖又一次伸出手,摘去了他的眼镜。


“我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爱他。”


易烊千玺的身体猛然僵硬了,寂静的空气中好像能听见他的骨骼在颤栗的声音。


“你知道吗千玺,喜欢一个人,这种感情,你即使尽力的去隐藏,它也会从你的眼睛里偷偷溜出来的。”


“我知道。”

易烊千玺在听完这句话后,一时像是脱了力,他紧紧抿着唇,像是在压抑些什么。良久,易暖听到他说,我已经很努力了。


很努力很努力的,用尽我全身的力气,去装出一副我一点也不爱王俊凯的样子。


“千玺......”

“今天几号了?”易烊千玺坐起来,端端正正的坐着,问她。

“12号。”

“还有2天,就是你们的婚礼吧?”易烊千玺轻轻笑着,像儿时撒娇一样,去拉易暖的手,“姐姐,原谅我,参加不了。”

我无法看着那个我全世界最爱的人,去亲吻别人。

“不过我会祝福你们。”

易暖看着易烊千玺那副要哭不哭,笑也勉强的鬼样子,气的恨不得给他一拳,“易烊千玺,你真的是要气死我。”


“你就不能在争取一下吗?你振作一点儿行不行?你这个样子,王俊凯看见会有多难受你知道吗?”

“王俊凯他,从来都是把我当弟弟的。”

易暖听完这话,还想反驳一些什么,却看见易烊千玺拿起汤勺,吃了一颗抄手,神色淡然的下了逐客令,“你走吧,吃完了我会自己打扫房间的。”

“易烊千玺,你知道吗?有些时候,你真的很傻。”易暖狠声道,话音刚落,紧接着是巨大的关门声。震得天花板上的尘埃倾落,还有几只趴在灯上的飞蛾。


我是傻,易烊千玺想,傻到去喜欢一个永远没有可能的人,王俊凯像是在他心中飞行了14年的远途航班,直到现在被迫降落。

将于拂晓抵达一个不在有他的世界。




01

王俊凯周岁的时候,王家摆了一场宴。请了亲戚朋友和左邻右舍。王父早年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投进了事业建设上,忽视了家庭,直到三十五岁才觉得着急,想要有一个孩子。奈何王太太又是个娇贵的体质,三天两头的小病不断,就这样磨磨蹭蹭到近四十岁,才有了王俊凯。小少爷一出生就是宝,王父极为宠爱这个儿子,在周岁时摆的那场豪华宴席,也曾是旁人茶余饭后的消遣。


除了宴席的豪华,还有一个事值得一提。当时宴席将散,人群已走了大半,只剩稀稀疏疏的几个还在和王父道喜,觥筹交错间,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众人都以为是要饭的,王父很是大方的给他让个座,让他吃点东西喝点酒,老人摆摆手拒绝了。王父以为他是要钱,就从包里掏了两张红票子给他,可谁知他又摆手。

这样一搞,王父也有些生气了,这不是来砸场子的吗?这么不给面子可还了得。众目睽睽之下,他只好忍着自己的火气,礼貌的询问老人到底想要什么。


“我不要什么东西,我只是想告诉你,”老人看了一眼躺在王太太怀中酣睡的粉嫩婴儿,“这小子,八岁的时候会有一场灾。”


众人皆惊,眼看着王太太脸色由喜转忧,再接下来王父彻底怒了,推攘着那老人让他赶快走。这叫什么事儿?自己盼望多年的孩子让一个老叫花子给诅咒了。人都是这样,永远不愿意相信还未发生的灾难,他们往往会用愤怒和逃避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抗拒。王太太把王俊凯交给了保姆,拦住了王父的动作,拉住那老人,请他给说个方法消灾解难。


“你信他干什么?”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王太太说着,把那老人请上了桌。


老人慢悠悠的说,这灾解不了,只能推迟。推到最后再通过人为的努力来化解,一切皆凭缘分了。

推迟灾难的方法是,领养一个和王俊凯同年却是冬季出生的小女孩儿,将来到了年龄就把那女孩子嫁给他。


王太太皱了眉,这法子也太扯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提倡自由恋爱,他们怎么能早早就擅做主张的安排好自己儿子的婚姻大事呢?

老人离开后,谁也没有再提起过这件事,大家心照不宣的认为,那个衣衫褴褛的老人一定是个疯子。他的话太过于不可思议,谁也没有放在心上。


眼看时间一点点过去,王俊凯已经长成一个机灵可爱的小男孩儿,身体也好的很,平时活蹦乱跳的都没怎么进过医院。那个尘封在王家人心底多年的记忆也在被人逐渐淡忘。可是在王俊凯八岁那年的冬天,他跟着一群孩子冒雪出去玩,受了凉,回家以后就高烧不退,在医院躺了近一个月也没有查出什么原因。



王太太和王先生商量着,真不行就去领养一个小女孩儿吧,反正他们家境优越,多一个人也没什么关系。


孤儿院里和王俊凯同年出生且生在冬天的小女孩儿有6个,两个身体有疾病,两个已经被领走,剩下两个之中,他们选了一个最漂亮的,毕竟以后要给自家儿子当媳妇的。可是那个小女孩儿还有一个弟弟,不是亲弟弟却关系好的很,就连原名杨暖都改成了跟弟弟一样姓的易暖。院长说如果要领的话必须要领两个,因为领养是要孩子和领养父母都愿意才能签协议的,而这个小女孩儿的要求就是要能接受她弟弟才同意。之前的几家有意向,却因都不想承担两个孩子而放弃了。



王氏夫妇有些犹豫,倒不是因为资金,而是担心一下子领养两个王俊凯会接受不了。最后想着领王俊凯来看看,看看和小女孩儿相处的怎么样再做决定。


王太太问王俊凯,想不想要一个小妹妹。王俊凯那时不算大,只觉得有一个人陪着自己会很不错,就兴高采烈的跟着父母去了孤儿院。王太太在和院长聊天时,王俊凯跑过来拉住妈妈的衣角,小心翼翼的询问可不可以不要妹妹要个弟弟呢。王太太蹲下去问他喜欢哪一个弟弟,小俊凯笑着把身后只有四岁的易烊千玺拉了出来,“他吧,我喜欢他。”


王太太吃惊的看着儿子很有哥哥模样的揉着易烊千玺的头发,哄他不要吃手。院长也愣了一会儿,接着笑了,说,“都是缘分啊,王女士。”


办理了手续,王俊凯很是开心的牵着易烊千玺的手,站在一旁的易暖虽然有些受冷落,却还是很开心能被一家很喜欢易烊千玺的人领养走。虽然只有8岁,但经历了一些生活磨难后,易暖的心思要比同龄人成熟许多。她不多话,也很乖巧,王家人很喜欢她。而王俊凯,始终对弟弟要抱有更大的兴趣。

一家人和和睦睦,倒也是一副热闹的好光景。


王俊凯的弟控属性很严重,在有了易烊千玺之后被表现的淋漓尽致,两个人几乎是形影不离的。可以说,易烊千玺是被王俊凯给拉扯大的。他儿时所有的美好记忆,都与王俊凯有关。

剩夏的午后,王俊凯坐在床前给他唱歌哄他睡觉,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那时窗外的蝉鸣嘈杂,阳光洒落在两个孩子身上,出落了一片金粉。


总是会被问起,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弟弟啊?你喜欢他哪里啊?


那时的易烊千玺瘦小,还有些黑,留着个小西瓜头,并没有好看到哪里去。王俊凯把他拉到身前,特别骄傲的扬起一张胖乎乎的小脸,“他笑起来可好看了,这儿边,”王俊凯指指自己的嘴角,“有两个特别好看的小坑。”


大人们被逗笑了,王太太认真的告诉王俊凯,那个小坑叫作“梨涡”。

王俊凯很满意这个好听的学名,兴奋的揉着易烊千玺的头发,“千玺千玺,你听见了吗?你有梨涡呢!”


相对比王俊凯很外放的性格,易烊千玺就比较内敛,他有他那个年纪不该有的沉默,很少笑,几乎所有的笑容都是给王俊凯的。他的这个小哥哥,对他的宠爱,他能很真切的感受到。



易烊千玺刚上小学的时候,王俊凯已经五年级了,两个人在一个学校里,大课间时王俊凯还要飞奔着去一年级的楼层去看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总是不戴红领巾,王俊凯刚好是“三道杠”,专查不戴红领巾的小同学,他神采飞扬,却唯独对易烊千玺无可奈何,王俊凯书包里有无数条备用红领巾,都是给易烊千玺准备的。出操时两个人站在楼梯口,王俊凯手法熟练的给他系好红领巾,末了再补一句,“学会了吗?下次自己记得系。”

易烊千玺比他矮,只好抬起头看他,答应的很好,却依旧在下一次不记得戴。他说他不会系,其实是怕自己会系了王俊凯就不会来找他了。那时他很小,却已经知道想念是什么味道。

依恋是什么感觉。


这些都是王俊凯教他的。




02

王俊凯的小学毕业考分数很高,考进了市里排名第一的初中。那时候易烊千玺才刚升二年级。每个大课间会出教室张望,然后猛然想到,哥哥已经去了另一个学校了。心里有些难受,后来见识多了,才知道那种感觉叫做失落。


早上起床时,王俊凯坐在他身边,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把衣服一件一件递给他,看着他穿好了,又从兜里掏出一把红领巾,递到他眼前,“千玺,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学会自己系红领巾啊,不然被查到的话会被叫家长的。”


易烊千玺还迷糊着,莫名的鼻头酸酸的,眼睛也酸酸的,有点儿想落泪。小孩子就是这样,把大人眼中微不足道的小事都当做大难来临,那时易烊千玺觉得,要一整天见不到哥哥,可怎么办呢。


两个星期后的一天,易烊千玺被叫家长了。原因是没有佩戴中小学生必备之物——红领巾。


王太太没觉得怎么,只是语重心长的告诉了易烊千玺戴红领巾的重要性以及提醒他不要再忘记了。仅此而已。可王俊凯放学回来听说了这件事,生了很大的气。他气易烊千玺,气他自己,他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他吼了易烊千玺一嗓子,王太太也被吓到,王父在一旁打圆场,说只是忘记戴红领巾,又不是什么大事,不要吓到千玺了。


易烊千玺站在一旁,手里还握着红领巾,低着头,眼眶里蓄着满满的泪水。



两个人冷战了,好几天,谁都没有先开口向对方说话。


晚上王俊凯起来上厕所的时候,看见对面床上的易烊千玺抱着他送的轻松熊,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什么。他开了小台灯,走近了发现易烊千玺脸上全是泪痕。枕头上也湿了一大片。

做了什么噩梦吗?王俊凯想。

他刚想伸手去拍他的时候,听见易烊千玺极其微弱的声音,他说梦话,“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就连在梦里他还记得王俊凯对他生气。

微弱的灯光下,王俊凯叹了口气,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他为什么要对他生气呢?他又为什么不理他呢?明明他最喜欢的人,就是他。

大概是太喜欢了吧,才会想让他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王俊凯动作轻巧的抹去了易烊千玺眼角滑落的泪珠,又轻手轻脚的从背后抱住他,小声道,哥哥原谅你了。


熟睡中的易烊千玺感觉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漩涡,后背隔着衣料源源不断侵入的热量,像是寒冷困境中唯一的救命稻草。他紧紧抓住王俊凯放在他腰际的手,哪怕两人的手上沾满了不知是谁的汗水。



王俊凯申请了转学,转到了原来学校的初中部,和易烊千玺只隔一个楼。两个人下午可以一起回家,王俊凯放学晚,易烊千玺就先在操场做作业等着。



王俊凯后来听易烊千玺同班的一个男生说,红领巾易烊千玺每天都戴,只是那天班里一个曾经被王俊凯扣过分的男生为了报复和易烊千玺打了一架,还拿走了他的红领巾。


王俊凯去到操场的时候,易烊千玺正在努力的做作业,其实他们二年级没有这么多作业,易烊千玺正准备跳级,所以要额外的学习三四年级的知识。王俊凯递给他一瓶果奶,看他小口喝着,忍不住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什么?”

“红领巾被抢的那事儿。”

“哦,告诉你你去把他揍一顿吗?”

王俊凯无话可说,只好帮他收拾好书包背在自己身上,“走吧,回家。”



“下次再有人欺负你,告诉我。”

“好。”

“哥帮你揍他个落花流水。”

“好。”易烊千玺微微扬起了嘴角。

夕阳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几乎重叠在了一起。



03


王俊凯初三时,已经有些俊美少年的模样,眼睛是桃花状的,微微一笑时露出的虎牙,显得更加好看。初中部女生评校草,王俊凯当属第一。他高高瘦瘦的,一双无处安放的大长腿已经有了些痕迹。易烊千玺的西瓜头变成了锅盖头,比原来好看一点儿,却还是瘦小还有点儿黑的样子。要说那时王俊凯是闪耀的星,他只能算尘埃,围绕在星的周围,那样不起眼的存在。



王俊凯走到哪儿,女孩子的窃窃私语声跟到哪儿。他一天收好多封情书,他的名字传到了小学部,已经跳到五年级的易烊千玺每天都能听见同班女生说王俊凯今天又怎么怎么样了,他一听二听,觉得有些烦闷,有种自己的东西被觊觎的不安感。


王俊凯桌洞里的零食,最后全进了易烊千玺的肚子里。

那些女生不知道而已。


易烊千玺想到这儿,竟有些激动,她们口中如星般璀璨的王俊凯,是最宠他的哥哥。


初四的王俊凯要上晚自习,不能和易烊千玺一起回家了。不仅如此,王俊凯还要在学校吃晚饭,易烊千玺会陪他一起吃晚饭,只不过是一个吃一个看着而已。就四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两个人也说不了几句话,但王俊凯说看着千玺好下饭。


“你知道什么叫秀色可餐吗?”

易烊千玺摇摇头。


“就是我现在的感觉。”王俊凯吸溜吸溜的喝着面,笑的像只偷吃了鱼的猫。


易烊千玺在他越来越膨胀的笑容中黑了脸。


那时的日色暗的太快,在两个人插科打诨的时候,天边被人悄悄抹了红霞,时间仿佛在指尖溜走,分别的时刻总是来的猝不及防,两个人的奶茶还未见底,就要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而年少时的无知,就是不懂以后的岁月长河里,人们总是会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擦肩而过,再无交集。


匆匆都是过客。


很是顺利的,王俊凯升了高中,易烊千玺也升了初中。这次没有好的运气,王俊凯的高中没有初中部,而易烊千玺的初中,也只有小学和初中两个部。两个学校差的有些远,王俊凯的高中离家很远,最终选择了住校。两个星期回去一次。这次两个人都是大孩子了,已经不在把彼此当做偌大湖面上唯一的浮木了。


他们可以独立。

也会为了对方而努力。

那时候易烊千玺和易暖都还不知道当初领养他们的真实原因,只当是好心人做善事。易暖和王俊凯同校,不同班。易烊千玺在给易暖聊天时,听说了王俊凯的一些消息,易暖只当八卦消息,顺口说出王俊凯交了一个女朋友这个不知真假的消息。易烊千玺听了却觉得心猛的一沉,后背很快蒙了一层汗。


周六王父要去给两个孩子送衣服和水果。正在埋头解数学题的易烊千玺却突然提出要一起去。

王太太笑着问,“你不是一向不喜欢在学习时干别的事吗?现在可还没到休息时间呢。”

易烊千玺在她别有深意的目光中小声辩解,“我是想姐姐了。”


“是想小凯哥哥了吧!”王太太打趣他。

“没,没有。”

易烊千玺一紧张就会结巴,王父也笑他,最后也还是带着他一起去了。


王父把东西交给宿管,易烊千玺说他一会儿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就让他先离开了。中午饭空,易烊千玺先去了易暖班里,因为他不好意思直接去找王俊凯,或许还有些别的原因,比如......


就像他旁边的那棵树下彼此拥抱的那对情侣。


他害怕,他无法接受,假如有一方是王俊凯的话。


易暖带着他去了王俊凯的教室,拽住一个男生问,“你们班王俊凯去哪儿了?”

“你是?”那男生有些犹豫的问到。

“我是他,额,表妹。”

“哦,这样啊!”男生像是松了一口气,立刻笑着说,“小凯去天台了。”


易暖嘟囔着为什么要去天台啊,这个时间不应该在食堂或者教室吃饭吗?却没发现易烊千玺愈发沉重的神色和逐渐放慢的步伐。

“走啊,干什么呢,磨磨蹭蹭的。”易暖发觉站在她身后不再前进的易烊千玺,问道。


两个人走到天台时,王俊凯正站在栏杆前吹风,没有易烊千玺担心的那种情况发生。但再定睛看,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女生。易暖笑着说,这小子还真谈上了啊!完全是一种发现了什么秘密时的满足感,反倒在他身边的易烊千玺,悄悄握紧了藏在口袋里的拳头。


易暖拉了一下他,“走吧,别打扰你哥了。”易烊千玺没动,视线一直跟在王俊凯身上。易暖有些疑惑,在看到易烊千玺咬紧的嘴唇时,心中有一丝不好的感觉,被她很快的压了下去。怎么可能呢?对吧,那种情况,太少见了。


“你在这儿等他吗?”易暖恢复了正常,“行吧,那你等吧。哦对了,回到家别乱说,不然你哥得死惨了。”


易烊千玺突然拉住了正欲转身的易暖,一字一句的说,“他不是我哥。”


易暖呆呆的,看着面前已经快和她一样高的易烊千玺,有些出神。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易暖心里乱糟糟的,她几乎是落荒而逃,脑海中不断闪过易烊千玺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所传递出来的信息,分明是........啊,她不敢再想,急急忙忙的打断了自己离谱的想法。



易烊千玺站在他们身后,看了很久,他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会说那种话,又为什么会在看见王俊凯和他所谓的女朋友在一起时,心中一阵刺痛。


他那时不懂爱,更不知道爱情是何物。

所以那一年夏天,这成了他人生中第一个未解之谜。



蝉鸣依旧,那个给他唱歌哄他睡觉的少年,终于要和他相形渐远了。



tbc.

评论(13)

热度(252)

  1. 可乐Amo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