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止于情动

                   

*   GV演员搭档   同性恋合法
*   勿扰真人


在遇到你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两个人是可以因为身体地契合而产生爱情的。


A.    

天空是深蓝色的,堆积了大片灰暗的云层。王俊凯推开窗子,呼吸到深秋凛冽的空气,凌晨三点,马路两旁的路灯依旧亮着,不时有汽车呼啸而过。

他点燃一支香烟,夹在指间,静默良久,然后将它按灭在玻璃杯中。黑暗中,他看见如水的激情朝他涌来,将寂寞一点一点淹没。

王俊凯仍记得和易烊千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欢愉时的场景。不是在演戏,也就不会有任何花里胡哨的姿势和表情。房间里开着空调,没有开灯,只有月光透过纱帘随意的照在哪里。他在影影绰绰中寻找他的唇,亲吻,啃噬,像是要把他吞进肚子里,混着爱意。强悍的激情和放纵的不羁让他窒息。

人可以因为身体或者灵魂而爱上另一个人。但柏拉图是一场华丽的自慰,而身体的依恋却是强烈而直接的。王俊凯一直都知道这一点。在激情退去的时候,易烊千玺安静的躺在他怀里,眉眼中透露着慵懒的气质,他忍不住去亲吻他的眉心,却在后者睁开眼睛露出清亮的眸子时停住了动作。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爱情?”

易烊千玺在黑暗中起身,穿好衣服和鞋子,看了王俊凯近一分钟,没有听到他的答案。他推门离开,听见屋子里一声沉重的呼吸。

没有。

什么也没有。

那不是爱情,勉强可以称作爱欲。


王俊凯在美国待了三年,期间有两年半都在失眠。同剧组的演员每天累到一着枕头就能睡着,可他不行,他睡不着,头疼发作,一包接一包的喝黑咖啡。口中干涩无比,胃里全是苦不拉几的咖啡味。难受吗,他知道他是自作自受。

他不抽烟,因为记忆中某个人不喜欢别人身上总有厚重的烟草味道。

他会偶尔喝些酒,但不会买醉。


-  三年前。

王俊凯的上一部戏刚杀青,公司给放了两个星期的假,让他在家休息。突然脱离了那种没日没夜紧张拍摄的生活,他觉得自己像是从一种压迫中抽离出去,身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可好日子没过几天,助理就抱着从公司那儿拿到的七八本剧本敲开了他家的门。

“凯哥,下部戏的本子,你挑挑,看看接哪部?”

王俊凯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助理,“这种事不是一向是公司做决定吗?”

“这次公司没给意见,说是让你自己挑一本自己喜欢的拍。”

助理眼神躲闪,支支吾吾的说。王俊凯皱了皱眉,让他回去等消息,等挑好给他打电话。助理点头答应,然后急急忙忙离开了。

王俊凯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昏昏欲睡。无聊到极点,突然想起上午助理拿来的剧本,随手拿起翻开看了几眼。这才知道公司这一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同于他以往接的狗血剧,这一次清一色的床戏光是看剧本就够让人脸红心跳的了。他揉了揉眉峰,抿紧了嘴唇。

最终他还是挑了一本,不是迫于公司压力,还有些个人原因。他想着接一些这样的剧,或许能让自己在演技上有更大的进步。王俊凯是个戏痴,粉丝都知道。他自己也不否认,每一个角色,他都会花大把的时间去琢磨,每一部戏,他都想从中大幅度的来提高自己的演技。

自从定下来了剧本,王俊凯就时不时的在想和他搭戏的那个人会是谁?又有哪一个人可以把剧本中那个英气十足却又撩人于无形之中的角色演的惟妙惟肖。终于在心心念念了一个星期后,他去导演那儿试戏时,见到了那个人。

他穿着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把修长笔直的腿型凸显的刚刚好,白色衬衫敞着上面三颗扣子,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让人移不开视线。挺拔的鼻梁和英气十足的眉眼,在微笑时嘴角却露出两个梨涡,增添了奶气。金属框的平光眼镜遮不住藏着星子的眼睛。王俊凯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怎么真的有这样好看的人存在?

“你好,我叫易烊千玺。”

对方的声音很好听,男低音,像是帕格尼尼的大提琴音在耳边回旋。王俊凯突然想起前几天看剧本时看到的一段两个人的对手戏,他很难想象易烊千玺这样好听的声音在呻吟时会有多么的诱人。面上微微泛了红,王俊凯不知不觉出了神。易烊千玺有些疑惑的看着他,“小凯,你没事吗?”

王俊凯因为对方亲昵的称呼吃了一惊,转而不好意思的轻轻晃动了一下脑袋,把自己刚才脑子里的黄色废料给清除出去。真的是,想什么呢!

试戏很顺利,导演都很吃惊他们两个从来没有搭档过的人能有如此默契的演技,赞不绝口了好久,才肯放他们走。易烊千玺的脸上还有未褪去的红晕,在灯光幽暗的房间里像是诱人的美食。

所谓秀色可餐。

王俊凯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上面还残留着些许清甜的气息,他挑了挑眉,勾起了凉薄的唇。


坐在车里玩着手机,突然就鬼使神差的上网查了易烊千玺的资料。王俊凯一条条翻着页面,视线停留,易烊千玺讨厌在拍床戏时对方抓他的头发。这一点,和他一样。王俊凯心中有些发堵,他不能说是纯gv演员,在这部戏之前,他一直是接一些少床戏多感情的纯情剧的,而看易烊千玺的资料,他似乎是有丰富经验的gv演员。说不出来的感觉,让王俊凯挠了挠头发,最终沉沉睡去。


正式开拍的那天,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因为第一场戏,就是激情戏,浴室play。王俊凯换好了浴袍,有些紧张的坐在沙发上抖腿。易烊千玺从换衣间出来,走到导演面前听戏,眼神时不时飘到王俊凯身上,也有些紧张。王俊凯有些诧异,按理说,他经验丰富,应该不能和他一样紧张成这样吧。


就在王俊凯大脑快速思考的时候,导演走到他身边,“千玺以前在最后关头都是用的替身。所以,今天这场戏,他是第一次,你尽量的温柔一点。”


王俊凯愣愣的听完,那句“今天为什么不用替身了”被他快速的咽了下去,他点点头,看了一眼还在认真看剧本的易烊千玺,感觉心跳的有一些超速。


导演喊完开始,两个人立刻入戏。说台词,亲吻,抚摸,然后……然后就没有了然后。因为王俊凯的紧张,两个人喘着气都停止了动作,易烊千玺感觉到大腿间有一个火热的硬物在顶着自己,有些害羞的红了耳朵。导演不得不喊了暂停,“那个小凯啊,你别紧张,放松一点儿,当我们都不在就好了嘛!”


“来来来,各部门准备,我们再来一次。”


导演拿着大喇叭招呼着。

王俊凯趁着空挡在易烊千玺耳边说,“一会儿我一定轻一点。”

好在灯光不是很亮,要不然两个人红的像是火烧云一样的脸和脖子就要曝光在无数目光下了。

一连NG了十条,两个人才找到了感觉,顺利拍完时,易烊千玺已经累的一动不想动,闭着眼睛睡了过去。王俊凯给导演打了招呼,干脆抱着他一起洗澡。心想,反正炮都打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


易烊千玺也由着王俊凯给他冲洗身子。懒得再挣扎。心想,炮都打了,再害羞不是他的作风啊!

戏拍到一半,导演找他们谈剧本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题外话,“如果你们两个还是直的,那么拍完这部戏我劝你们几年内不要再见面,因为短时间内,你们自己也分不清自己的感情到底是因为入戏太深还是……”

王俊凯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的易烊千玺,没有说话。倒是易烊千玺给导演道了谢,说是“谢谢提醒”。


这部戏拍了近半年才完全结尾。接下来就是一个宣传期。两个人推后了所有工作行程,跟着剧组天南海北的跑宣传。

有一次录节目录了10个小时,坐进车里的时候两个人都困得不行。王俊凯迷迷糊糊看着窗外,忽然觉得肩膀上一沉,转头发现,易烊千玺头靠在他肩上睡了过去。

那一晚,王俊凯手心里全是汗。

他楞楞的盯着车窗外灯火通明的街道,突然失去了睡意。


宣传期结束,他和易烊千玺真的如导演所说,没有再见过面。手机号在手机里存着,像是个摆设,谁都不会按下拨通键。


王俊凯生日那天,易烊千玺刚洗完澡准备喝罐啤酒好入眠的时候接到了他的电话。王俊凯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易烊千玺的电话,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两个人都沉默。

最后王俊凯说,我能见你一面吗?


易烊千玺提着一盒小蛋糕来到王俊凯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王俊凯喝了酒,给他开了门还在呵呵傻笑。他打量着易烊千玺,把他拉进屋里,自己趴在沙发上睡了过去。易烊千玺无奈的把蛋糕放进冰箱里,架起王俊凯往卧室走。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王俊凯含糊不清的说着。


易烊千玺怔怔的站着,“为什么这么觉得?”


因为导演说起那些话时,你显得很淡然。王俊凯心里想着,还是没有回答。


最后一次宣传,是离新剧上映还剩9天的时候。

粉丝互动环节,易烊千玺抽了一封粉丝的信,王俊凯往他那瞅了瞅,突然很无厘头的喊了一句

“让我们祝易烊千玺幸福。”

主持人不知道怎么接,就连易烊千玺也有些吃惊,他看向王俊凯,对方笑的虎牙尖尖。这是完全在台本外的话。

措不及防的,心中被插进了一把剑。

让我们祝易烊千玺幸福。

让我祝易烊千玺幸福。

祝易烊千玺幸福。

王俊凯真心诚意的,希望易烊千玺幸福。他希望他能有远大前程,他希望他能有完美爱情,他希望他幸福,但他不知道这是否算得上爱情。


B.

王俊凯觉得,如果可以,他会把他和易烊千玺比作锁和钥匙。他们的身体是那样的契合和般配,正因如此,他们两个谁都无法判断出他们感情的真实面目。到底是不是爱,或者只是单纯的欲望。

他纠结了三年。

东方泛起朦朦胧胧白色的时候,王俊凯摸过手机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John,帮我订一张回国的机票。越快越好。”

“可是Karry你最近行程很紧张啊,有什么事就不能再等等吗?”

“我说了,越快越好。”

王俊凯的性子倔强,John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声音,叹了口气。

飞机落地在首都机场,王俊凯的表弟王源来接他,穿过了热情的粉丝群,王源抱怨道,“哥,你看看这些小姑娘,一个两个的,没见过世面。”说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明明我更帅一些。”

王俊凯回了国心也落了地,心情自然愉快,揶揄着王源,“前段时间你不是说你要去相亲吗?相完了?”

“没有,明天去。”王源像只泄了气的皮球,心情郁闷,突然他灵光一闪,拉住王俊凯的一只胳膊,“哥,我知道你最好了,明天你陪我去呗。”

王俊凯皱眉,使劲摇头表示拒绝。可王源哪里肯放过他,他摇着他的胳膊,笑的胸有成竹 ,“哦,哥,你看看,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要是我在你妈妈面前美言几句……”

“好好好,我陪你我陪你还不行吗?”王俊凯缴械投降,还是忍不住甩他一记眼刀。




在美国的日日夜夜,王俊凯设想过上百种于易烊千玺相见的场景。

可他没有想过,是易烊千玺坐在他和王源的面前,一本正经的说是王源的相亲对象。

这真是神特么的狗血剧啊。


易烊千玺看见他,先是一愣,接着神色如常,“回来了。”

王俊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点了点头。

王源从洗手间回来,看见两个人各玩各的手机,谁也不理谁,有些疑惑。

“哥,你们认识吗?”

易烊千玺微笑说,“不认识。”

回答的干脆利落,这让王俊凯放在腿上的手不自觉握成了拳。


一顿饭吃的生硬无比,绕是王源怎样用力的想要炒热气氛,也败在了易烊千玺的尬笑和王俊凯的冷笑上。


再后来王源觉得易烊千玺面熟,想起前几年王俊凯演的一部戏,好像和他搭档的男演员就是叫易烊千玺。

所以,这世界为什么这么小?


王俊凯觉得当初他和易烊千玺都太年轻,当然现在也不算成熟。只是经历了分开后独自一人的日升日落,王俊凯知道了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那就是,他爱易烊千玺。

三年前他希望他幸福,三年后他依然希望他幸福,但是他希望易烊千玺的幸福可以是他给予的,或者换一句话说,是因为他。



“John,你去帮我查一下照片上这个人。”

王俊凯手指中夹着一张照片,递给身侧的男人,琉璃灯绚烂的色彩在照片上洒下斑驳的影子,照片中的人有好看的眉眼,桃花般细长的。

“Karry,无论你有什么事,都不是你违约美国那边的理由,查完这个,你立刻跟我回去,好好拍戏。”一米九高的欧洲男人,语气强硬,然后接过了王俊凯手中的照片。各退一步,这是与王俊凯共事这几年他学到的。


良久,John用有些蹩脚的中文说,“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么?叫什么好马不吃回头草,Karry我知道你一定是好马。”

王俊凯抿了一口咖啡,被他的话逗乐,他反问,“那我们中国还有一句老话你听说过吗?”

对方摇头。

“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王俊凯笑,看着对方挠着脑袋口中念念有词的走了出去。


……

John的办事效率很快,王俊凯拿着那些资料翻看着,心中已经很明了。回美国前一晚,他去了一趟那个叫“blue”的酒吧。没看见邬童,易烊千玺已经演出完,妆还没卸,坐在吧台那儿喝可乐。

“你的小情人呢?”王俊凯长腿一迈,走到他的身侧。

易烊千玺抬起头看他,微微一勾嘴角,两个梨涡就显露出来。

“你说谁,邬童吗?”

“对,那个从美国回来的棒球运动员。”王俊凯要了一瓶啤酒,然后压低了声音在易烊千玺耳边说,“你不觉得,他长得和我很像吗?易烊千玺。”

“你又有什么资格查我身边的人?”

“我只是想看看,这些年你过得是否幸福。”王俊凯突然放软下来的态度让易烊千玺微微有些吃惊。

“千玺,你们,有没有做过?”王俊凯舔了舔嘴角,还是问了出来。

“没有,他不是我情人。”易烊千玺有些恼的用手指扣了扣桌面。

王俊凯当然知道邬童不是易烊千玺的情人,在他查到的资料里,邬童有男朋友,叫尹柯。一个职业画家,和易烊千玺的关系不错。但是他就是想从易烊千玺的嘴里听到亲自的证实。

王俊凯接过服务生给的啤酒,道了谢,然后去看易烊千玺的侧脸,在暖黄色灯光下精致而诱惑。

“你一直在这里跳舞吗?”

“不接戏了,只能靠这个养活自己了。”易烊千玺自嘲般的笑笑。

王俊凯伸出手去抓易烊千玺的手,触到一片冰凉,他微微有些吃惊,易烊千玺以前就有些体寒的,没想到现在还是这么严重。屋子里空调开得很暖,易烊千玺的手指冰冰凉。王俊凯有些心疼的用自己的手去暖,易烊千玺挣扎了几下无果,就放弃了。


“千玺,以后我养你好不好?”


错过了这么多年了,王俊凯已经想不到比陪在易烊千玺身边更重要的事了。

他在美国时寂寞难耐,曾交过一个男朋友,他们在黑暗中上床时,王俊凯却始终无法做到最后一步。因为他觉得陌生,无论是神情还是声音或是身体,他都感到陌生。没有一个人,可以想易烊千玺那样与他契合的如此完美,无论身体还是灵魂。

这是爱情。

“算了吧,王俊凯,你或许还没有出戏。”易烊千玺一下一下掰开他的手指,转身离开。

徒留他楞在那里,直到手机开始震动。

“Karry,我们是凌晨三点的夜航,你在哪儿,快点回来。”

John的声音透过金属沉沉传来,王俊凯微微有些出神。他握着手机,脚步有些踉跄的走出酒吧。他抬头看了一眼招牌,“blue”这个单词,舌头轻轻打个转,又回到最初。

好像是一种轮回。非常空虚。

王俊凯一遍一遍默念着,体味这个发音。他觉得这是一种寂寞而苍凉的姿势,他们终于又回到了最初。


他跟着John回到美国,又开始了没日没夜的拍戏赶通告。他渐渐学会了独自一人去酒吧,坐在角落喝酒,看着身边那些年轻健康的身体,无论男女,他喜欢上这种俗气的美好的东西。



快要拍一场飙车的戏之前,他接到了王源的电话,王源在电话中说,易烊千玺准备订婚了,对方是一个普通人,易烊千玺说他觉得安心,因而会感到幸福。


在拍戏时王俊凯坚决不使用替身,即使导演和John都在劝他。没有人知道他到底为什么突然发疯。但是无论是劝告还是威胁,王俊凯一概不吃。


John拿着王俊凯的手机,看到上面的通话记录,有些了然。他急忙找到易烊千玺的号码拨通,对方一直是关机状态。他低声咒骂了一句,接着继续拨通,好在易烊千玺在他第20条未接之前接通。


“王俊凯,你……”

“易先生,你好。我是王俊凯的助理,我叫John,现在我有一件事想要麻烦你。Karry今天的戏份是一场极其危险的飙车戏,但他坚持不用替身,你能不能帮我劝他一下。”


易烊千玺早已下定忘掉王俊凯的决心在这一刻被全部击垮。他握着手机的手在抖,腿也有些发软。他没有想过,如果让他完全的失去王俊凯,该是怎样一种煎熬。


“你快把电话给他,快。”

John听到易烊千玺的话,急忙跑到王俊凯那边,导演还在劝说他。“karry,是易先生的电话。”他说。


“千玺,你不要劝我了,我并不是因为你才会做这样的决定。”

“王俊凯,那你可不可以,为了我,取消这个决定?”


王俊凯说不出一句话,他只能一遍一遍重复着,“千玺,让我祝你幸福。”

汽车在镜头下快速开动,四周弥漫着白色烟雾,轮胎因为与地的快速摩擦已经起了火花,金光绚烂,红色逐渐蔓延至天际。

车子终于脱离了控制,横冲直撞的驶向绿化带。在安全气囊弹出的那一刻,王俊凯觉得自己的整个灵魂都被撞了出去。

真特么爽啊!人生这么玩命一次,感觉不错。

电话一直没有挂断,易烊千玺听到那边巨大的碰撞声,腿一软摔倒在地上。接着是混杂着各种语言的呼喊声。他顾不得一切的打车去了机场。

如果他当初在王俊凯向他说要养他的时候没有怀疑的答应,如果不是他自以为是的作死散播出他要订婚的消息,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C.

John握着王俊凯的手,突然对未曾见过面的那个易先生产生了一丝反感。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让他家主子如此念念不忘。

易烊千玺是和王源一起来的美国,到达医院的时候王俊凯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John原本想要故意把王俊凯的情况说的严重一些,可当他见到易烊千玺,对方的黑眼圈几乎要掉到下巴,脸色苍白,嘴唇也干裂。他于心不忍,就实话实说了。

好在王俊凯命大,只是伤了腿。

易烊千玺坐在长椅上,双手合十放在嘴边,缓缓舒了一口气。

“这是Karry等待救护车时给你的录音。”John像是想起什么,从口袋中拿出手机递到易烊千玺面前。


“千玺,曾经的我认为,感情是一个人的事情。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当我醒悟时,当我明白了喜欢就要拥有时,当我不再害怕结果时,你却拒绝了我。那么,我只能祝你幸福,我又害怕你会幸福,因为如果你幸福,那么你的生命里将没有我的痕迹。千玺,我……我真的……好爱……”


易烊千玺用手机紧紧捂住嘴,只有支离破碎的哽咽倾泻。

他们的爱情止于情动。

“对不起,对不起,王俊凯,对不起……”


易烊千玺一声声的低语,“我也爱你。”

如果没有你,那么我的幸福来源将被阻绝。


END.

评论(31)

热度(376)

  1. 可乐Amo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