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别打悲情牌


*  哭包柯和他的傲娇邬先生
*  少年时代正确的打开方式



每次一看见你红了眼眶的样子啊,就特别想把你使劲揉进心里。

-




“尹柯,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棒球,看不起班小松,看不起我?”



邬童因为愤怒而握紧的拳头和瞪大的双眼都清晰的落入尹柯的眼中,他默默听完了邬童的话,想要张口解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去说。微微颤抖的嘴唇和渐渐红了的眼眶在邬童转身离开时变得愈发明显,尹柯咬紧了牙关,用力握紧的拳头上骨节泛白。


“我没有。”在邬童离开的背影快要消失在尹柯的视线中时,他细微的声音才轻轻落在了空气中,混着夏风,揉进了鲜红的跑道。


邬童背着书包到家时,接到了班小松的电话,他正在气头上,没闲心听他闲扯,便想着随便找个理由搪塞他。可还没等他开口,班小松欢欣雀跃的声音就直愣愣砸进了他的耳朵。


“邬童,你放学和尹柯说什么了?你知道吗,刚才尹柯打电话来,说他答应加入棒球队了!”

“喂,邬童?你听见了吗?喂!喂!”


班小松自顾自的说着,全然不知电话另一边邬童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尹柯爱哭的毛病邬童从初中就知道,那时候他就不明白,一个男孩子,怎么能动不动就红了眼眶呢?就像是刚才,他承认他话是说的重了些,可是也不至于那副模样吧?邬童准备转身离开的那一刹那,眼角余光看见了双眼红的像是兔子的尹柯,然后心情更加郁闷。


在翻来覆去一夜没闭眼之后,第二天一早邬童就顶着两个熊猫一样的黑眼圈去了学校。班小松和他问好,看见他乌黑的眼眶,不觉笑出声来,“呦,邬童,你昨天也被人给打了?”



邬童皱了皱眉头,瞪了他一眼,恶狠狠的说,“彼此彼此。”


尹柯放下书包,微笑着拍了拍班小松的肩膀,“早啊,小松。”


“早,尹柯。”


邬童摆弄着手里的mp3,眼神却止不住的往尹柯那儿飘。好容易熬到体育课,邬童找了个机会蹭到尹柯身边,语气依旧带着嘲讽的意味,“不是说不加入棒球队吗?”


尹柯也没恼,侧头看了他一眼,笑着回答,“像你这种人,我如果不加只会让你更加放纵。”

“你以为你是谁?”


“哎,哎,等会儿,你们两个,怎么又吵起来了?”班小松站在两人中间,一手抓住一个,眼里全是无奈。


邬童看着班小松放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冷哼一声甩开,头也没回的走了。真是,本来还想为昨天的事情道个歉,这个尹柯,还是一样的不识好歹。


能让尹柯加入棒球队班小松自然高兴的很,可他加入了棒球队却不参加训练就很让班小松头疼了。


在第23次拦下正准备收拾书包回家的尹柯时,班小松深呼吸一口气,认认真真的看着尹柯,“今天,你必须跟我去参加训练。”


“小松,对……”


“别说对不起,没用。尹柯,你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参加训练了,再这样下去,比赛我们必输无疑了!”班小松一看硬的不行,立刻转变了战术,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尹柯,柯柯,求你了,去吧,好不好?”


“我……我真的得回家了!对不起啊,小松。”


班小松看着自己手中渐渐抽走的胳膊,叹了一口气,“唉,又失败了。”

躲在墙角偷看的邬童看着尹柯远去的身影,烦躁的踢飞了脚边不知哪里来的芬达瓶子。然后背起书包走到班小松面前,“走吧,去训练。”


班小松被拽着衣服,一脸惊恐,“邬,邬童,你今天又吃枪药了?”


话音未落,邬童一记眼刀杀过去,让班小松立刻收起了后面还没说完的话。


“明天我和他谈。”邬童一个漂亮的蝴蝶球扔了出去,对面捕手因为吃惊忘了接球,棒球“嗖”的一下进了网。邬童低声骂了一句“蠢”,想起在中加时尹柯利落的接球手法。


果然,要论捕手,尹柯是他最满意的搭档了。


班小松有点儿犹豫的看着他,“你可别再把尹柯惹哭了。”


“我惹哭他?是他自己爱哭关我什么事?”邬童不可思议的看着班小松,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瞪得大大的。


“只会打悲情牌的家伙,切!”

班小松看着邬童咬牙切齿的模样,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就跑去拿手机准备给尹柯打个电话提前招呼一声。


尹柯刚刚到家,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找了个墙角接了起来,“喂,有事儿?”


“尹柯,你明天必须来参加训练。”邬童命令一般的语气传入了尹柯的耳朵。


“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


“你既然加入了棒球队,你就得来训练。”邬童说完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想到了什么,“还有,尹柯,你能不能别总打悲情牌?”

“我……”尹柯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面前一片阴影。


“给谁打电话呢?”

“妈,我没……”


邬童听见电话里尹柯妈妈的声音,暗叹不好。接着电话被挂断了,邬童看着手中的手机,微微有些出神。


是误会了吧?



邬童把初中在中加时输掉比赛的原因全部都怪罪在尹柯的身上,到了月亮岛,他处处挑衅为难,尹柯除了一再退让,没有其他选择。邬童没有想过,尹柯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棒球,哪怕被他骂作自私自利的人……是因为什么?


想到这儿,邬童从床上弹起来,翻找出衣柜中的箱子。


投手的专属钥匙扣静静躺在箱子中。

记忆潮水般涌上,邬童想起以前尹柯的笑容,甜甜的,两个小坑在嘴角,仿佛盛着蜜糖。

“邬童,你高中报哪儿啊?”

“中加吧,你呢?”

“那我也报中加。”

阳光下两个少年,相视而笑。那一刻,邬童竟有一丝丝的心动。

尹柯对于邬童,好像是,炎热夏天喝了冰爽的橘子汽水一般,那样欢喜而又清爽的存在。

那么,他又怎么会舍得他总是可怜兮兮的红了眼眶呢?


邬童跑到尹柯家的时候,尹柯的爸爸正扶着一脸憔悴的尹柯妈妈出门。


“这不是邬童吗?”尹柯爸爸惊讶的说。

“叔叔阿姨好。”邬童看见尹柯妈妈的眼中,透露着某些不友好因素。但他还是乖巧的弯腰问了好。


不一会儿得知尹柯离家出走的陶西也赶了过来,他看了一眼还傻站着的邬童,“你在这儿干嘛?赶紧回家去,别添乱。”


邬童冷冷的看了一眼陶西,转身走开了。却不是回家,而是……去了中加。


偌大的操场上只有一个少年的身影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孤独,尹柯握着手中的钥匙扣,默默叹了一口气。


尹柯坐在长椅上,想起了快毕业时邬童怒气冲冲闯进教室把一只棒球扔到他面前质问他为什么不来参加比赛时的场景。不知不觉中眼眶又红了一圈,他咬紧了嘴唇努力的把即将要溢出的泪水憋住,却不想因为这变得有些颤抖。


一只棒球突然飞到了他的面前。


接着是一双球鞋映入眼帘,尹柯抬头,正巧对上邬童的目光,不由得一阵紧张赶忙撇过头去。



借着灯光,邬童看见尹柯苍白的小脸和被自己咬的通红的嘴唇,原本可爱的唇珠变得红肿,他心中不觉涌上一股烦闷。邬童坐在尹柯身边,沉默良久。


“想哭啊,那就哭呗!干嘛总憋着?”


尹柯因为惊讶而睁大了眼睛,“你不是说,不让我总是,打悲情牌吗?”


邬童因为这句话微微勾起了嘴角,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巾,然后动作僵硬的帮尹柯拭去眼角的泪珠,“我的意思是,你不要总哭,我一看你哭我就受不了,你一哭,我就想发飙。”


尹柯显然没有想到一向高冷的邬童竟然还会说……情话?



“你知道你一哭,我就想把你使劲揉进心里。”


邬童笑的意味深长,一只手恶作剧一般掐上了尹柯的脸,疼的尹柯龇牙咧嘴的,泪腺一被痛感刺激,眼泪便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滴滴答答的往下落。



“邬童,你混蛋!嘶……”尹柯像是被惹毛了的小兽,眼看着就要一拳打上邬童的漂亮脸蛋,却被邬童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手腕,“捕手先生,你的手速下降了很多嘛!”



“要多多练习了。”邬童收紧了力气,一带,尹柯没有防备的整个人被带入了邬童怀中。



然后两个人都红了脸。






END.




剧中糖点解析——



1.尹柯说完“那小虎牙挺漂亮啊!”之后,邬童的眼睛立刻睁的很大,然后满脸不敢相信的看向尹柯,脸上慢慢飘上了红晕。

童哥os:  柯柯竟然夸了我!!!好害羞啊怎么办?

柯柯os:  上次背地里夸你,这次要当面夸你才能让班小松服气。

班小松os:   所以尹柯这就是你俩虐狗的理由吗?


2.栗梓对尹柯有意思应该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像童哥这么聪明肯定是知道的。所以栗梓坐在邬童位置上和班小松说话时邬童应该是已经在外面听了很久了,栗梓一上来就问尹柯的事儿,难免童哥吃醋。所以后面邬童一进来就说,“不敢惹我你坐我位置?”

童哥os:  不敢惹我你还总是关心我柯柯?


3.焦耳和班小松不小心摔坏了邬童的随身听后,邬童彻底炸毛,拿着坏掉的随身听悲伤的坐在校园的休息区,怎么装也无法把随身听再次装好。这时候就充分体现了童哥“我的东西只有尹柯能动”这一原则,尹柯拿过邬童手中的随身听,在邬童惊讶的眼神中装好又还了回去。

童哥os:   尹柯怎么能这么心灵手巧呢?(╥_╥)


正所谓,被撩炸是被尹柯,被顺毛也是被尹柯。



4.尹柯正在教棒球队队员打棒球,被邬童看见,立刻吃了飞醋。

“尹柯,你去跑圈。”

“啊?为什么啊?”

“你缺席这么多次训练,当然要接受惩罚。”


童哥os:   你这么手把手的教别人你把我放在眼里了吗?







……



大家有更甜的wink糖欢迎在评论里补充哈!





















评论(26)

热度(912)

  1. 可乐Amo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