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站在你身后 (下)



*  明星棒球手邬童×甜点师尹柯



有的爱像阳光倾落,边拥有边失去着。

-

他们都不会看到对方在转身后不知不觉红了的双眼,也不会看到彼此捏紧的拳头,隐忍而落寞。所以所有的日思夜想都落入了岁月的怀中,沉淀发酵最终变成了决绝的背影。如果他们终会为了对方而停留,会看到自己的身后,还有星火般灿烂的爱情。



尹柯踢着石子的动作戛然而止,他轻轻舒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尽量平和。邬童也没有说话,要不是手机屏幕上还显示着通话中,尹柯还以为对方是播错了。他们之间,现在只剩下了沉默。尹柯想起邬童刚刚转学到月亮岛高中时的那段时光,他们也像是现在这样,所有的话语都在对方面前变成了沉默对峙。时隔多年,相同的场景一样的两个人,尹柯想,这大概是宿命了。




“有事吗?”尹柯先开了口。





“尹柯,你真自私。”邬童冰冷的语气穿过同样冰冷的金属壳,让尹柯不自觉的握紧了拳。





“到现在了,你还要当哑巴吗?”




“邬童,你到底要怎么样?你不觉的你太无理取闹了吗?”




“我最后再问一遍,尹柯,你当初一声不响的离开是因为你讨厌我吗?”




尹柯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他用手抓紧了衣角,手心尽是汗水。他说,“是。”




“那你为什么要再回来?还学了做甜点,我已经听说了,这些年你一直还留着当初我给你的钥匙扣。还有,你既然讨厌我,那你收集我的杂志和海报干吗?玩扎小人?你还没有这么卑鄙吧!?”





“邬童,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我们也已经不是当初17.8岁的懵懂少年了,你也已经有了自己的爱情和事业,现在,不是挺好吗?”尹柯在问出最后一句的时候,心脏在剧烈的跳动,呼之欲出的疼痛让他几乎落了泪。




现在,不是很好吗?



是很好呀,我还可以在心中默默爱着你,而你呢,也拥有了最平凡最伟大的幸福。



通话不知是何时挂断的,尹柯握着有些发热的手机,睁大了眼睛看了看远处的灯光,朝着大爷道了再见便离开了。



尹柯还是早早开了西点屋的店门,把新鲜烤出的面包放入橱窗中,然后仔细擦拭着落了灰的桌面和落地窗。店员还没有来,因为太早,也没有顾客。尹柯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挂在门上的风铃却突然响了起来。他收起手机去看,只见戴着黑色墨镜的邬童正冷着脸站在门口。



“需要点什么?”尹柯笑着问。



“芝士蛋糕。”



“不好意思,没有。”



“那你现做。”邬童长腿一迈,找了个椅子坐下。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接着说,“时间很多,我等着。”




尹柯的店里从不卖芝士蛋糕,倒不是说尹柯不会做,相反,他做的很好。蛋糕呈现着柔和的黄色,芝士味道不会很浓,却香甜可口。他不做,是因为,邬童最爱吃的就是芝士蛋糕。



邬童摘下墨镜去看他,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尹柯没有说话,他转身去了厨房。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尹柯端着一个精致的小盘子出来,盘子上是一个小的芝士蛋糕。“请慢用。”他把叉子放好,转身想走,却一把被邬童抓住了手腕。



“等等,陪我一起吃。”



看见尹柯疑惑的眼神,邬童歪着头说,“我怕你给我下毒。”

……



尹柯无奈的坐在他对面,看着邬童一口一口吃掉那个芝士蛋糕,神色郑重,像是在……品尝什么不得了的佳肴。



邬童吃完了蛋糕,又喝净了一杯橙汁,依旧气定神闲的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娱乐杂志。尹柯收走了盘子和杯子,折回来看见还在翻杂志的邬童,好心提醒,“已经7点了。”



“哦。”邬童挑了挑眉,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丝紧张的感觉。




尹柯索性不再管他,自顾自的忙起来。眼看着客人越来越多,邬童也有些坐不住,起身戴上墨镜就离开了。尹柯这才想起,邬童这家伙,吃完蛋糕没有给钱。霸王餐?可以。




不一会儿,尹柯接到了邬童发来的短信,他说,“钱的话,下次给。”



什么?还有下次?



尹柯急忙回了个短信过去,“不用了,当我请你的。”




邬童没有再回短信,尹柯盯了手机很久,然后才按灭了屏幕。




因为尹柯刚回国不久,所以是暂住在班小松家的。可他一直住着也不是办法,虽然班小松的父母对他十分热情,特别是班妈妈,总是喜欢叫他——柯宝宝。尹柯拜托班小松帮他找个房子,班小松的办事效率倒是不慢,才一个多星期就找好了。他把地址给了尹柯,让他过去看看,如果可以就交上钱。尹柯按着地址找过去,还没进小区,就在小区门口,看见了邬童的身影。




尹柯把车子停好,远远的观望了一会儿。看着邬童和邢珊珊一起上了车,车子扬长而去,在他的视线中慢慢变成一个黑点。他看了看手中写着地址的纸条,把头靠在座椅上,无力的垂下了手臂。




明明他骗不了自己的心,却还要死撑着。真是活该。




房子还是租了下来,他不想再麻烦班小松了。尹柯拜托物业查一下邢珊珊的楼房号,对方以为他图谋不轨,坚决不肯给他查。尹柯也就不好再强求。




再次见到邬童的时候,他正准备把放在店里的箱子搬到车中然后晚上带回家。出门时没看见站在站在门口的邬童,撞了上去,手中的箱子掉到地上,因为时间太久而被腐蚀了的锁被冲击力震坏,箱子里的东西就这样措不及防的全洒在地上。




尹柯看着地上散落开的杂志和海报还有棒球服,心中一阵冷意。他不敢去看邬童,但他知道邬童现在一定在笑,笑他心口不一,笑他终于还是忘不了他们的曾经。




一只修长的手伸到杂志上,拂去了灰尘,捡起来递到尹柯面前,“你解释解释,这是干什么?”




“别自作多情了,这只是我刚要去扔掉的垃圾而已。”尹柯蹲下身子把东西随意塞进箱子里,然后夺过邬童手里的杂志,“你让开。”




“尹柯!”邬童提高了音量,“你到底要骗我骗你自己到什么时候?”




尹柯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他咬着嘴唇,把箱子猛的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砰的一声,震的他的心都在颤抖。




邬童冲过去一把抱住他,应该说是牵制住他,尹柯没有挣脱也没有顺从,他只是淡淡的说,“现在你相信了吗?”




话音刚落的下一秒,尹柯的唇上覆上一片温热,接着是辗转摩擦,虎牙的牙尖刺入皮肤,一阵钻心的疼痛,血液的铁腥味在口腔中弥漫开来。




尹柯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了压在身上的侵略者,然后握紧的拳头猛的落在了邬童的脸上。




“邬童,你别犯病了!”




邬童皱了皱眉,用手指抹去嘴角的鲜红,冷冷的目光像是要刺穿尹柯的灵魂,“就算我有病,那也是因为你。”




也是因为你。邬童说出这句话,像是重石砸进尹柯的耳朵,脑神经变得异常敏感,尹柯死命咬着牙,眼圈渐渐泛了红。还是改不了啊,一遇事儿就喜欢红了眼眶的毛病。邬童把尹柯的表情和动作尽收眼底,他想,这么多年了,尹柯唯一没变的,就是他的小哭包属性。



邬童以前总喜欢看尹柯红着眼生气或委屈的模样,特别有成就感。可他现在却不再喜欢看了,他现在只觉得心疼,尹柯身上背着多少压力,他懂他明白,他又有对他关心过多少呢?他只是一味的喜欢和他互怼,喜欢看他的笑容,喜欢……他喜欢的,也许只是一种假象。当邬童真真正正了解到揭开伤疤的血肉模糊时,他对尹柯的爱,也到达了极点。




“尹柯,我们,从新来过吧。”


以另一种身份,这次换我,站在你身后。



尹柯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邬童伸出来的手,指腹还有各式的茧子,是多年练习棒球留下来的。他就这样盯着,很久,很久,久到邬童眼里的星光慢慢落下帷幕。尹柯突然转身跑到垃圾桶旁,硬是忍住难闻的气味找出了刚才丢掉的箱子,拿出箱子里的捕手手套的钥匙扣,他的鼻翼上有一层薄薄的汗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邬童收起了停在半空中已经有些发酸的手臂,露出一个多年未见的笑容。




在这一刻,所有的爱情都化作了勇气,让他们像是战士一般,有了对抗黑暗的力量。





他们终于可以为对方而停留。


——END.












番外——解释邢珊珊的bg线



邬童得知尹柯去美国的消息时,是在一场重要比赛的前一天。这场比赛非常重要,但缺少了能和邬童搭档的捕手后,结果显而易见的,输了。



邢珊珊在邬童最黑暗的时候出现,给了他无限的支持和鼓励,帮助他一步一步走到了全国赛冠军的位置。他对她是感激,是怀旧,却不是爱情。当邢珊珊告白时,邬童出于一种过激的心理,答应了。他不算是一个好男友,却也是一个好男友,他给她物质上所有的满足,却不能给她爱情和深情。





在得知尹柯回国后,邬童就在寻找一种把对邢珊珊的伤害值降到最低的分手方法。尹柯去看房子时看到的那一幕,其实是邬童来找邢珊珊提出正式分手请求。大约也是邢珊珊实在厌倦了邬童对她一直保持距离的态度,所以当邬童提出分手时,她答应了,邢珊珊最后对邬童说,“在这场爱情里,我是最后的赢家。”




邬童没有懂得这句话的意思,可他接到班小松的电话后,他突然明白了邢珊珊的意思。无论是他还是尹柯,在这场爱情中,都是懦弱者。他们兜兜转转多年,最后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又走向了彼此。



他们需要面对的,还有来自外界的压力和父母的心寒。




这场爱情,终不被看好,也得不到祝福。可那又怎样呢,他们最大的幸福,不就是并肩去看剩下的无数日落与日出吗?


fin.

















评论(27)

热度(321)

  1. 可乐Amo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