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初恋这件事儿 (下)

                

*  Wink夫夫    HE
*  与正剧关系不大
*  无可上升




盛夏的阳光热辣非常,刚上完体育课的同学们差不多人手一根棒冰。接受了阳光洗礼的嘴唇贴上冒着冷气的棒冰,爽的人恨不得要大吼一声才好。班小松抱着三瓶冰镇可乐回了班,在邬童和尹柯的桌子上各放一瓶,抽了张尹柯桌上的面巾纸在脸上一抹,面巾纸瞬间湿了一片。


“你,你们两个,行啊!把我当免费劳力是吧?”




邬童装作没听见继续看数学课本,尹柯倒是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说声谢谢。班小松原本性格就大咧咧的,什么事一秒就过去。喝着汽水嘴里念叨着爽啊爽啊就走回自己位置上。



陶西老师走进教室就看见热的睡倒一片的小脑袋,故作腔调的咳嗽两声,“起来了起来了!你们安谧老师都来了。”



尹柯盯着陶西笑的嘴角两个小坑深深陷下去,邬童转头正看见他笑。思索了会儿忍不住问,“你笑的什么?”




尹柯不说话,邬童没好气的嘟囔一句“你面部抽搐哦?!”就转回身去看黑板。尹柯看他急躁的样子,也不忍,就拿笔戳了戳他的背,用口型说了几个字——

醉翁之意不在酒。



“莫名其妙。”邬童瞪着一双好看的眼睛,认认真真看完了尹柯的哑语,也没猜出他是个什么意思。



班小松在后一排喝着可乐看前面两个人时而含情脉脉的对视,时而搞点儿少女心的小动作……你问哪个少女心?嗯,那个用笔戳后背的梗你们确定不是在演沈佳宜和柯景腾吗?班小松传了张纸条给尹柯,“你们两个谁是沈佳宜,谁是柯景腾?”



尹柯读完后默默收了纸条并对邬童说,“班小松说你是沈佳宜。”




班小松还没搞懂什么情况的时候就看见邬童的冰块脸转向了自己,给了他一个终生难以忘怀的眼神。


邬童说,“——滚。”




放学后尹柯要去办公室送作业,邬童和班小松先去棒球场练习。两个人在球场等了近十分钟,尹柯都没来。邬童沉不住气要去找他。班小松也没拦他,只是幽幽的冒了句,“邬童,你听过这句话吗?”



“哪句?”


“捕手和投手是一对夫妻。”



班小松那一刻面朝夕阳,背对着邬童,一副自己见识良多的模样。转头看时,只见邬童还站在自己身后,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脸颊漫上了一丝可疑的绯红。



邬童在安谧老师办公室的门口看见抱着一摞书的尹柯,指甲被压力压的泛白。他抿了抿嘴没说话,只是上前抢过那一摞书,骂了句“傻”就忽视了身后尹柯的阻止声猛的推开了门。


……


邬童看着面前的场景,心中奔过一群草泥马。


尹柯下意识捂住了眼睛。


陶西老师撅着嘴的样子就这样暂停在离安谧老师不到5厘米的地方。


“你神经病啊!”

“我不要脸的哦!”


“老师,我……”


邬童把作业本放在地上,想要解释一下。可话还没说完手腕被一个力量抓住,尹柯把他拖出办公室还不忘把门给关上。

“终于明白你什么意思了。”邬童很是尴尬却还故作高冷的样子让尹柯忍不住骂他傻。


“你情商怎么这么低?”

尹柯很是嫌弃的说。



邬童不乐意了,立刻开启了怼怼更健康模式。“我情商低?哼,你情商高一天收上百封情书。”



“我看你是嫉妒。”尹柯怼回去。

“无聊。”



于是两个人像是小情侣吵架一样神色各异的走到棒球场,班小松看着两人之间的隔离场,表示我这个和事佬只是10分钟不在而已你们都能冷战的起来吗?



说好的夫妻搭配,干活不累呢?


“喂狗去了。”邬童和尹柯同时对着班小松吼出了这句话。默契度百分百。很好,冷战也不忘虐一下天使,这十分的青春。



在冷战的第二天,尹柯的同桌班花姑娘给了他一瓶酸奶希望他能帮她画一副画。


邬童看着尹柯接过酸奶轻哼了一声转回身子坐直了听讲。



尹柯原本不想答应,可看到邬童那个态度又觉得不爽,气不过就豪爽的应了下来。可得知姑娘的要求时,尹柯感受到了来自世界深深的恶意。他指着班花姑娘手中的照片上的邬童侧脸,惊讶的问道,“Are   you   sure?”


“嗯。”姑娘红着脸把照片塞进尹柯的手中,很是笃定的点了点头。


老子才不想画邬童这个智障!!!!


尹柯捏着照片顿足捶胸仰天长啸三秒钟,当然,只是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表面依旧平静如水。


一丝微风就能泛起几圈涟漪的那种平静。


就在要把画交给校花姑娘的前一天,画本莫名其妙又丢了。尹柯找遍了教室操场和食堂以及一切他去过的地方,可是并没有什么发现。他叫班小松帮他一起找,正吃烤肠吃的开心的班小松大手一挥,“你咋不让邬童帮你?上次的本子是他找到的。”

……
这绝对不可能,小爷我是绝对不会先低头的。



自习课的时候破天荒邬童主动对尹柯说了话,他把一本五三放在尹柯的桌子上,很是认真的说,“上次你要的,我看见书店有就帮你买来了。”



尹柯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别扭的说了谢谢。五三里还夹着什么东西,尹柯一抖擞,掉落一本画本。


正是他丢的那本。



尹柯翻了几页,发现画了邬童的那张没了,被撕了。


他伤心又着急,那可是答应给人家校花姑娘的。于是他又戳了邬童同学的后背。



“邬童,我的那张画呢?”


“我没收了。”


“你不能没收!!!”尹柯已然炸毛。



邬童却突然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喂!你那天说我情商低我承认了。真对不起,我一直以为,你是……把我当兄弟的……没想到,你也……嗯……总之,这周末的比赛我们一起加油吧!”


尹柯:“?????”



所以邬童你是误会什么了吗?


    END.









小剧场——

邬童:“柯柯,我要的画你画好了吗?”

尹柯:“画好了,正装裱呢!”

班小松:“什么画搞得这么隆重?”

只见邬童尹柯同时勾起唇角冷笑一声,“初恋这种美好的事情当然要纪念一下。”

班小松:——躺倒)   果然天使都是要被虐的。






























评论(12)

热度(327)

  1. 可乐Amo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