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or

想做疯子
可以不顾一切的爱你

初恋这件事儿(上)

                

*  Wink夫夫   HE
*  无可上升




邬童在干值日时捡到了尹柯不小心掉落的速写本,那时候教室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他和班小松留下来干值日,他把正在擦黑板的班小松叫过来准备让他周一还给尹柯。班小松眨了两下眼,笑嘻嘻的说,“要不咱们干完活去他家还给他吧?”


邬童心里是一千个不愿意一万个不愿意,他前几天刚因为尹柯要退出棒球队的事儿和尹柯吵了一架,现在属于冷战状态。他支支吾吾的推脱,说自己要早回家补习数学。班小松翻了个白眼,“大哥你数学一直稳在110加你补什么啊?要找理由也找个让人信服的理由好吗?”邬童黑着脸手里捏着那本速写本被班小松一路拖到了尹柯家。快到他家楼下时,班小松突然说肚子疼,捂着肚子急匆匆去找厕所了。这下邬童的脸色更阴沉了,他低声骂了句,“真是懒人多屎尿”。


邬童站在尹柯家门口,手放到门上,又缩回。因为他听到了屋里类似于争吵的声音。他低头看了眼本子,准备把它放在门口的地毯上。可想起上次把本子落在操场上尹柯失魂落魄的模样,邬童还是准备亲手还给他比较稳妥。楼上的邻居奶奶走下来时看见他站在门口,再看他穿着和尹柯一样的校服,亲切的询问,“孩子你是尹柯的同学吧?你怎么不敲门啊?”


邬童挠了挠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急匆匆说了句“奶奶再见”就跑下楼了。之后再不好意思站在楼道等,干脆站在楼下草坪里等。


尹柯摔门而出,跑下楼时看见站在草坪里赶蚊子的邬童。他眼里的泪还没收回去,就这么直愣愣的掉了下来。邬童看他哭的眼睛通红,自己又不会安慰人,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巾递过去,恶狠狠的说,“别哭了,和个姑娘似的!”



这种语气尹柯早已见怪不怪,但他此时心里却发了慌,自己哭的模样竟然被邬童给看见了,这也太尴尬了。尹柯接过纸胡乱的抹了眼泪,也没道谢,只是问,“你来干嘛?”

邬童皱了皱眉,把手里拿的速写本“啪”的拍在尹柯的怀里,“还书。”想了一会儿又补充到,“我和班小松一块来的。”

“哦,那班小松人呢?”尹柯看了看自己怀里的本子,是自己找了一上午的那本。暗骂自己是榆木脑袋,这下又在邬童心里留下一个“乱丢东西”的差评标签。


“他说他肚子疼,现在还没回来,可能掉厕所里了。”邬童冷着脸,“你下次再乱丢东西,可没人给你送回来了。”


看吧看吧,他就知道冷美人邬童这么不近人情一定会抱怨自己耽误他回家看动漫的时间来给他还本子的。


尹柯撇了撇嘴,刚想掏出手机给班小松打电话,就看见远处一个薄荷绿的身影提着三杯奶茶朝他们飞奔而来。


“嗨,尹柯,我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就给你买了冻柠七,你看行么?”班小松眼睛亮亮的,额头上还有晶莹的汗珠。尹柯说了谢谢就接过了塑料杯。


邬童也接过奶茶,“你不是去上厕所了吗?”

班小松笑着答,“对啊!”

“那你上完厕所又去买的奶茶?”邬童指着奶茶,无奈的问,“买奶茶的时候洗手了吧!?”


……
……


尹柯和邬童坐在石凳子上,班小松非要搞特殊坐在草坪上,结果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一屁股坐在了一坨新鲜的狗便便上,哀嚎一声飞奔回家换衣服了。


邬童嫌弃的用纸巾把奶茶瓶和吸管都擦了个遍,尹柯在一旁咬着吸管暗自偷笑,这个邬童,还真是洁癖癌晚期患者。

“尹柯,我原来不知道你退出棒球队是因为……”


邬童喝着奶茶突然出了声,倒把尹柯吓了一跳,他“嗯”了一声,继续吸冻柠七。

“你妈妈不让你参加棒球队,我能理解你的难处。可是尹柯,还有两个星期我们就要和隔壁央华中学比赛了,在这之前,我们找不到比你更适合当捕手的人了……”邬童难得说这么多话,尹柯仔仔细细的听着。不知不觉天已经有点儿黑了,路灯亮了起来,飞虫围在他们身旁,弄得邬童总是打自己的胳膊腿。

“我会再劝劝我妈妈的。”尹柯跳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嗯,”邬童也站起来,犹豫了一会儿,才咬了咬牙说,“上次我说你没有集体意识,是我不对,我道歉。”


尹柯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夜色遮住了邬童有点脸红的模样,尹柯笑着说,“走吧走吧,我原谅你了。”





隔了几天棒球队训练时,邬童有点儿紧张的和班小松站在教学楼下等着尹柯,等了近十分钟,教学楼里陆陆续续走出了学生,就是没有尹柯。班小松有点儿担忧的问他,“尹柯不会真退队了吧?”

不会。

会吗?

应该不会吧?


邬童的心里也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他抿着嘴不说话,又过了一会儿,他拉了一下班小松,“走吧,别等了。”

“哎哎哎,真不等了啊?他可能……”

“再等下去陶西老师该罚我们跑圈了。”


陶西点名的时候,点了两次“尹柯”都没人答应,班小松刚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远远跑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报告老师,我迟到了。”

是尹柯。

班小松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邬童看向因为跑步而气喘吁吁的人,不知不觉就勾起了嘴角,尹柯也看到他,笑着比了个“yes”。


基础训练的时候有一项是训练团队配合能力的,和旁边的人把脚用绳子绑在一起,然后向前走。邬童恰好和尹柯绑在一起,刚开始几个人走的不错,可越到后面步伐越乱,眼看就要摔倒,邬童下意识的用手护住了尹柯的腰。

“嘶!”邬童的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破了一道口子,突然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没来得及顾上没解开的绳子,尹柯先去抓住邬童的手查看,“你没事吧?你怎么这么傻啊,摔倒的时候不知道把手抽走啊!?”


邬童摆摆手说没事,也没解释为什么自己不抽手。他知道尹柯有小时候练舞蹈落下的腰疼,所以才想着用自己的手给他垫着点儿。


陶西站在一旁看的两眼发愣,这两个孩子什么时候感情这么好了?前几天不还打架打到他办公室让他在安谧老师面前丢尽了脸。


班小松躺在地上看着尹柯给邬童手上的那道小口子小心翼翼的贴创可贴,翻了个白眼,老子的腰都快摔断了也不见来个人给老子揉揉。


真是世态炎凉啊!世态炎凉。



   tbc.





























评论(10)

热度(373)